首页 > 理财 > 正文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来源:     2021-10-18 08:45:26

金庸的小说《天龙八部》中曾描写了一位扫地僧。


看上去平平无奇,穿着是最低的一等,毫无存在感,但是武学造诣却登峰造极,一出手便震惊全场:


名动江湖的北乔峰、南慕容自不在话下,老一辈的鸠摩智,萧远山、慕容博,亦自叹不如。


各行各业都有名满天下的大师,也有实力卓群但为人低调的扫地僧,投资领域亦是如此。


投机之王利弗莫尔、金融巨鳄索罗斯、股神巴菲特等等,都拥有无数信徒,学习着他们的理论,传播着他们的故事。


同样,投资领域也有诸多“扫地僧”,国外的詹姆斯·西蒙斯算一个,国内这样的人自然也有。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量化之神”詹姆斯·西蒙斯


搜索引擎有一个算法,谁给的钱多或者名气大,往往就会占据首页。


西蒙斯是谁?


在百度中,排名第一的搜索结果就是NBA篮球运动员本·西蒙斯,而且搜索引擎也说了,“西蒙斯一般指本·西蒙斯”。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可能要多浏览一些才能见到詹姆斯·西蒙斯的词条,还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毕竟在国外,姓西蒙斯的人不会少,叫詹姆斯的也许更多。


相比巴菲特、索罗斯等投资界大佬,詹姆斯·西蒙斯在一般人中的知名度真是太低了,甚至连国内投资圈里有很多人根本就没听说过他。


然而,如果看了他的业绩,大家会惊呼:这简直神一样的存在!


西蒙斯将自己的公司取名为“文艺复兴”,不仅是向500多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欧洲文化运动致敬,更是希望凭借一己之力在投资领域掀起一场划时代的风暴。


他做到了。


他旗下的旗舰基金产品——大奖章基金自1988年成立以来,年均费后收益率高达39%。在1994年至2014年中期的这段时间里,其平均年回报率更是高达71.8%。


即使金融危机都无法撼动,当其它投资者和对冲基金普遍损失惨重之时,却恰恰是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最耀眼的时刻。


比如,2000年互联网泡沫,大奖章基金获得98.5%的净回报。2008年金融危机,大奖章基金同样录得80%的收益。2020年全球市场大动荡,大奖章基金飙升了76%。


我们再从总收益和收益质量的角度看一下大奖章基金。


索罗斯最辉煌的年代是1988到1999年,期间他狙击英镑,狙击林吉特,狙击港币……以一人之力掀起数场金融海啸,吞噬整个东南亚,其收益率也达到了惊人的1701%。


而西蒙斯的收益率则是——2478%。


但中国投资爱好者又有几人识得西蒙斯?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我们衡量一支基金,不仅衡量它的收益,还衡量它的风险,我们通常用夏普比率这个指标,数值越大说明基金收益质量越高。


在1990到1999年,大奖章基金的夏普比率高达1.89,远远超过同期共同基金行业最巅峰比尔米勒的0.64。


别说中国人不识西蒙斯,他的业绩如此优秀,但即使华尔街圈内人,对他及其旗下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也所知甚少。


可以说,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真正了解大奖章基金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了解业绩之后再进一步了解他的故事,就越觉得西蒙斯是神一样的存在。


西蒙斯23岁博士毕业,24岁到哈佛任教,数学领域里成就极高。


数学界著名的Chern-Simons理论,Chern说的是中国数学家陈省身,而后面那个就是西蒙斯。而这个Chern-Simons理论,是解决庞加莱猜想证明的重要途径,也是弦理论的基础,不少诺贝奖得主的研究都以之为锚。


40岁之前,西蒙斯就实现了数学家的梦想。不惑之年,他突然转向投资,于是又一个神话诞生。


为人低调,实力强大,一出手便创造一个又一个神话,这些都是扫地僧的共同特征。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周蔚文


西蒙斯,似乎就是为大场面而生的。他出手之前,江湖上没人知道他是谁;他出手之后,江湖上也更多只有传说。


至于在中国国内,最接近重现扫地僧出场一幕的也有,他就是周蔚文。


周蔚文是谁?先看投资业绩。


中国资本市场起步晚,投资基金行业起步更晚,中间沟沟坎坎,或因业绩不行,或因监管审查,中国的基金经理换了一茬又一茬,真正从业时间长的基金经理屈指可数,其中之一便是周蔚文。


他从业20年,是行业里面的常青树。


在不长的行业历史中,累计有超过5000名基金经理,不过职业生涯年化投资收益超过20%的基金经理只有两位,而周蔚文就是其中之一。


在金庸的小说中,扫地僧“年纪不小,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行动迟缓”,进入少林寺“不知是四十二年,还是四十三年”。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其实,扫地僧算是半路出家。入寺之后,才在少林寺的藏经阁中遍览武学以及佛学经书。


周蔚文的经历也类似,他本科在南开学数学,后来到北大光华学金融。


要想成为扫地僧,天赋固然重要,勤奋也必不可少。


周蔚文很勤奋,对自己非常严苛。他信奉的哲学是,看透了才能做透。投资,它就是在追求价值的本质,研究够深了、学得够全面了,看到的本质才会越真。


江湖之中,难的不是渡人,而是渡己。


“扫地僧”早就想通了这个道理,所以周蔚文虽然对自己苛刻,但是对周围同事却很温和。


在金庸的小说中,扫地僧并非只研读藏经阁里的武学经典,还通读了佛门经书,因此他能够触类旁通,不仅清楚的知道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的致命缺陷,也知道其解决之道,并悄悄的把相应的经书藏在他们的手边。


周蔚文的投资理念大体相仿,他不像其他基金经理一样只专注某一个行业,而是涉猎广泛。


在其从业生涯中,周蔚文不仅深度研究过电子/医药/机械/旅游/家电/有色/计算机/造纸等诸多行业,也深度研究过债券、宏观等领域,他的研究成果甚至还获得了交易所的大奖。


数十年修为,扫地僧悟出一个道理,武功虽为杀伤之道,他却以道驭技,用武学救人,将萧远山、慕容博置之死地而后生。


回到现实,周蔚文又悟出了哪些投资真谛呢?


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中国最接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张五常,就一直强调现实生活中经济没那么复杂。他看生活的经济现象,无论表象多么复杂,最终都能用供需关系解释。


周蔚文看投资也是大道至简,就三个因素:行业、公司和价格。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如果选择好行业?全面覆盖,优中选优。


他认为,牛股是时代的产物,所以选择行业非常重要,而选行业需要有宏观思维,要找到驱动行业未来几年增长的核心因素,从而寻找到未来几年景气度相对更高的行业。


他强调,在行业的选择上,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每一个行业,不忽略任何一个盲点,不预设任何立场。


在确定行业成长性后,如何选择好公司?


无非是绕过现象看本质,通透研究产业链,找到核心价值点。


股市充满了诱惑和误导,在研究公司时,周蔚文最大的特点就是带着质疑的放大镜去看公司的各种细节,战略、财务、并购、商业模式等等,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只要公司存在瑕疵,就意味着股票存在风险,即便股价涨了,甚至涨了很多,周蔚文也不会买。


找到好公司之后,就涉及到买入价格的问题了。如何找到好价格?无非是提前布局,早人一步而已。


他认为,市场的短期波动是十分随机的,所以买入要按照市场节奏去买。在决定之后不是一股脑买入,而是要分批次买入,让持股成本更贴合市场随机波动中枢,不至于因为激进,居于两个极端。


说起来平淡无奇,但能坚持几十年做到的又了了无几。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结尾


重剑无锋,大象无形,投资就是拼认知,从不同的角度探索真相。


西蒙斯的解决之道是:


万物皆数字,万事皆概率,世间皆模型,他涉猎广泛,尽可能把最有效的影响因素加入到金融模型之中。

一出手就是王炸?这才是中国投资界的扫地僧

周蔚文的解决之道是:


投资就是投未来,但未来不确定,多做一点就会多确定一点,所以他非常勤奋,被同事称为“狠人”,不仅学习很多东西,还学得比别人快。


除了投资界的扫地僧,周蔚文还是一个太极爱好者。


他的感悟是,越学反而越觉得浅,太极就像艺术一样永远学不完,本质上和我们做研究一样,永远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