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拥抱科技进步是资本聚集的逻辑
来源: 上海证券报    2020-10-10 09:35:09

 一段时期以来资金有向大市值公司与科技、消费、医药主要行业板块聚集的现象,“大而优”很明显、“小而美”似乎难觅踪影了。这种现象在美国股市更甚,包括苹果在内的市值前五的科技公司占标普500市值的30%!对于这种现象该如何解读?

  现象的背后一定有其原因。再把时间拉长,通过观察可以看到,自2015年以后,资本市场就已经出现了资金向科技、消费、医药聚集的苗头,而在2019年科创板设立、2020年创业板存量改革后,这种趋势不仅继续得以延续,而且还进一步强化。如果再将一、二级市场的数据结合起来看则更明显,即自2015年以来的5年内,一级市场的资本也早就在IPO前的各阶段向这三大行业聚集了。

  比如,从二级市场资金净流入规模上观察,根据统计结果显示,早在2015年信息技术板块资金净流入规模就达到了184.01亿元,此后经历了两年调整,又从2018年起逐年加速递增,今年以来的资金净流入规模已经达到了857.74亿元。与信息技术板块相似的,还有日常消费、医疗保健。这两个板块自2015年以来资金呈现逐年净流入状态,并且均自2018年起资金加速净流入,今年以来净流入规模达到443.82亿元和411.11亿元。

  从不同市值规模的资金净流入指标来看,近两年资金开始向大市值公司流入很明显,尤其是从2019年开始,大市值公司资金净流入量明显增加。比如,市值规模在1000亿元以上的股票在2019年的资金净流入规模为1084.67亿元,是2018年的8.16倍,并且今年以来资金净入量仍然高达1221.09亿元。市值在500亿元至1000亿元之间的股票在2019年的净流入规模为146.57亿元,是2018年的4.21倍,并且今年以来资金净流入量为509.91亿元,是2019年的3.48倍。而市值规模在500亿元以下的股票,近年来资金净流入规模处于盘整,甚至有所下滑。其中,资金规模在50亿元至100亿元之间的小市值公司,自2018年起资金净流入规模呈逐年下滑趋势。

  从一级市场数据还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自2015年起,信息技术在全年PE/VC投资发生件数的占比超50%。自2018年起,可选消费,医疗保健在全年PE/VC投资发生件数的占比均在10%以上。也就是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信息技术、可选消费、医疗保健逐步成为一级市场资金青睐的行业。

  再进一步观察,这些数据均集中一个指向:科技!特别是5G、芯片技术与生物医疗。也就是资本为科技与科技进步而来!

  创新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最大特征是能制造工具而大大提高效率,某种意义上说,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原动力就是科技进步。资本聚集的逻辑是在拥抱科技进步,资本拥抱科技成了主动与被动的必然选择。来看一个例子。互联网时代的“芯片”成了国之重器,一场国际贸易摩擦普及了国人对芯片的基本知识。中芯国际与台积电的差距也恰好说明了高科技的门槛与追赶的必要。在半导体行业中,晶圆代工最先进最赚钱的公司是台积电,它的最新市值是2万亿美元,目前中芯国际的市值是5000亿元人民币。台积电主打产品是7纳米芯片,5纳米已量产,中芯国际主打产品是14纳米芯片,7纳米在还在攻关中。影响中芯国际市值的关键变量成了主打产品对营收的贡献。芯片是技术密集与资本密集产业,研发周期很长,无捷径可走,极短波长的EUV光刻机是半导体行业的命门,是生产机器的机器,其中包含先进的光学技术、材料技术、加工技术。国内在这方面科技领域的投入还主要在科技应用上,离绝对领先的技术尚有距离,为不受制于人,在经济双循环发展格局中,资本持续不断向科技的聚集已成必然。

  再举一例。养种猪就是做“猪的芯片”。2018年以来中国占全球猪肉消费量已超50%,所以我们需要大量依赖进口满足需求。为了保护数量日益减少的中国地方猪种,我们也曾有冷冻精液保存、胚胎保存、生物技术保种等方面的尝试,但技术还不成熟。这也是急需补上的短板。

  因此,在应用场景方面,未来人类生活更大、更广、持续不断的支出将集中在科技产品上,这是最富想象空间的领域,资本市场天然的价值发现功能迎合了这种底层逻辑。投资股票是投资股票所对应的公司的未来,有大未来的一定是代表科技进步的公司,这也就是一些科技类的公司能够享受高估值的原因。

  受政策、事件、消息的影响,资金推动的逻辑不太容易捕捉。但是,资本聚集的逻辑却是十分清晰。在二级市场上,资本在向消费、医疗、科技行业聚集,在向这些行业的龙头大市值公司聚集,在一级市场上则几乎全在向科技类的公司聚集。

  同时,一、二级市场间的传导速度也越来越快,在这种提速中无疑又可以看到到资本聚集的逻辑。A股上市公司从1000家到2000家用了3771天,从2000家到3000家用了2229天,从3000家到4000家用了1337天!截至2020年9月28日收盘,科创板公司从2019年7月到现在共上市182家,平均每月上市12.13家;试点注册制后,创业板共有35家公司上市,平均每月上市17.5家。科创板的推出以及创业板试点注册制改革,是对这种资本聚集逻辑的制度安排。尽管整个经济还需要间接金融与直接金融的平衡、资本市场还需融资功能与投资功能的平衡,但是,资本聚集的逻辑已经十分清楚。

  资本市场迎合这种逻辑的例子还有一例,即今年美国市场上以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形式上市的公司。SPAC是以公募资金的形式成立一个上市公司,由该上市公司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对一个或多个公司的并购,随着SPAC和目标企业完成合并,目标企业成为上市公司。SPAC跳过了科技初创公司从先由传统私募投资,再进行IPO的过程,对于一家由风险投资机构支持的科技初创公司而言,SPAC提供了一个将个人财富变现、同时为公司筹集资金的机会。

  在2020年上半年,以SPAC形式上市的公司所筹资金占IPO的33%。在2020前9个月内,已经有109个SPAC上市,筹集的资金超过过去10年的总和。有小巴菲特之称的对冲基金经理Bill Ackman在6月份筹集了史上最大规模的SPAC,金额达到 40亿美元。9月,李泽楷和Paypal联合创始人、硅谷资深投资人Peter Thiel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SPAC的文件,该SPAC将筹集5.7亿美元,用于寻找 “新经济” 公司。

  讨论与阐明资本聚集逻辑的意义,在于让前进在科技进步之路上的企业执着于注定艰难但又光明的选择,在于让资本市场上各个阶段的投资者在聚焦科技进步的行业中找到真正伟大的公司,分享长久而丰厚的投资收益。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市值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上海融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