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国联证券鲸吞国金证券揭开面纱 券商业并购暗潮涌动
来源: 第一理财网编辑    2020-09-21 07:40:36

国联证券鲸吞国金证券揭开面纱 券商业并购暗潮涌动

  一起“蛇吞象”的券商合并交易在市场炸开波澜。9月20日,国联证券、国金证券证券纷纷“官宣”了“合体”意向――双方正在筹划由国联证券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根据最新收盘日数据粗略计算,双方合并市值近千亿元。今年以来,券商业并购暗潮涌动,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一到三年很可能是券商合并的一个高峰期。

  合并市值直逼千亿元

  9月20日,国联证券公告称,国联证券于2020年9月18日与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涌金”)签订了《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拟受让长沙涌金持有的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约7.82%的股份(以下简称“本次收购”)。国金证券当日公告同时披露了这一消息。

  此外,根据双方公告,国联证券与国金证券正在筹划由国联证券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以下简称“本次合并”)。双方于2020年9月18日签署关于本次合并的《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之吸收合并意向性协议》。本次合并预计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

  国联证券及国金证券公告均表示,因本次收购与本次合并尚处于筹划阶段,存在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经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A股股票自2020年9月21日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在双方公告之前,市场似乎就有风声显现。9月18日(周五)两家上市券商股价午后异动双双封停。国联证券当日报收于19.64元/股,总市值达到467亿元;国金证券收于15.29元/股,总市值达到462.4亿元。两家券商市值粗略相加直逼千亿元。9月19日,一则国联证券或鲸吞国金证券的消息在市场流传开来,对此北京商报记者曾向国联证券人士求证,不过对方表示未掌握有关信息。

  缘何“蛇吞象”?

  对于这起合并,市场人士将其称之为“蛇吞象”。从总资产和营业收入来看,国金证券的规模要远超过刚刚登陆A股不足两个月的国联证券。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国金证券总资产为653.58亿元,国联证券总资产为369.32亿元。国金证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8.96亿元,国联证券则实现营业收入8.22亿元。

  从双方股东背景来看,国联证券背靠国资背景,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据了解,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无锡国资委下属全资子公司,直接及间接持有国联证券72.35%股份,无锡市国资委为国联证券的实际控制人。

  国金证券则民营色彩浓厚,公司第一大股东长沙涌金和第二大股东涌金投资均为“涌金系”企业,分别持有国金证券18.09%和9.34%,合计持有国金证券27.43%的股份。

  两者合并背后有哪些推动因素以及为何选择在此时“官宣”合并也引发业内诸多猜测。

  “个人觉得双方合并主要是控股股东撮合的结果,一是无锡市政府及国资委具有极强做大国联证券的意图,因此引入了一大批前中信证券高管并推动了公司上市,二是国金证券股东涌金系在当下的严监管趋势下,也有引入国资的意愿,因此,两者合并,对双方都是利好,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可以通过联合,快速在当前竞争格局中占据有利地势。国联证券不久前上市,也为双方合并换股提供了可能性。”投行从业人士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之前,国联证券在券商行业中存在感不强,各经营指标在行业中也多处于中下游水平。不过在过去的一年中,该公司进行了高管团队大换血,昔日中信证券重量成员批量加盟,推动国联证券提速A股IPO并在今年7月31日成功在上交所上市,吸引了不少热度,同时国联证券也暴露出提速业务扩张的野心。

  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进一步指出,监管因素对此次合并事件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他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金融机构的监管理念正在朝着严格化、精细化、系统化方向发展,当前监管对金控公司特别是民营色彩比较浓厚的金融机构发展隐患高度警觉,要推动他们进行更多的整顿。这一背景也倒逼具有民营金控背景的金融机构寻求转型谋划股权结构、组织机构、管理方式、经营理念等方面变革,与国资背景的券商进行合并是一条转型的可选渠道。另外,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监管也乐见行业出现做大做强的企业,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利于风险控制。

  “选择这个时间点进行合并也有一定考虑,目前,两家公司经营状况正常,没有出现显著问题,合并被批准的概率会更大,同时目前市场处于一个阶段平衡的状态,没有太火爆,也没有太低迷,这时的估值各方相对容易接受,容易达成一致。”王剑辉如是说。

  形成合力待考

  券商机构并购重组是其快速做大规模的一个重要途径,但想要形成合力优势也需要面临不小的挑战,对于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而言,两者合并如何优势互补,“蛇吞象”的交易如何形成合力也备受市场关注。

  从双方优势来看,国金证券投行业务在行业中表现较为出彩,2020年上半年投资银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4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0.37%,业务收入排名居行业第9位。国联证券则在经纪业务上有了新的突破,今年3月,国联证券成为首批获得基金投顾试点资格的7家券商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一家中小券商,经纪业务发展再添契机,两者合并业务发展想象空间丰富。

  王剑辉指出,预计双方合并后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将有一定提升。而如何使两机构在未来运营发展过程中真正的变成一个新的有活力的机构也是重大挑战,双方在未来合并融合过程中要注意到发挥各自的长处,各业务线可能要选取不同的融合策略。

  何南野指出,两者合并具有互补性,一是资本融合,国资和民企结合,进一步改善双方的股权治理结构;二是资本实力和业务体量通过合并,将上升到国内第二梯队水平,地位更加稳固,具有了冲击第一梯队的实力。从目前看,形成合力主要在于两大方面,一是股东理念要一致,在重大事项上保持一致性,建立长远规划;二是高管和核心员工要进行整合和调整,要让双方团队不断融合成一个团队,减少人事斗争,共同认同新公司的文化。

  未来一至三年或是券商合并高峰期

  近年来,券商业并购暗潮涌动,2020年以来,中信证券并购广州证券收尾、天风证券收购恒泰证券部分股权靴子落地,此后券商合并传闻又频频流出,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第一创业与首创证券等均成为“合体”绯闻对象,不过随后便被当事方否认。

  当前,在监管提出打造航母级券商以及金控公司新规出台的背景下,会不会有更多股东出让券商股权以及更多券商合并案例的发生也引起市场关注。

  在何南野看来,合并是当下注册制下的必然选择,也是应对挑战的重要途径,券商的集中化难以避免。因此,未来券商合并案例只会越来越频繁的出现。

  王剑辉进一步指出,在金控新规出台以后,未来更多券商间的相互合并是可以预期的,未来一到三年很可能是券商合并的一个高峰期,从数量来说,中小券商之间的合并可能会占据多数。当下一个真正的大牛市出现的时候,可能会伴随出现大型券商之间的合并,未来券商行业整合会出现加速迹象。




其他重要新闻——


蚂蚁集团获批上市 “大盘股效应”意义深远

        蚂蚁集团以A+H模式本土上市,有利于减轻境外上市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和行为扭曲。

  9月18日,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交所批准。毫无疑问,首先,无论是对于A股市场,还是对于香港股市,能够顺利承接蚂蚁集团这样的巨无霸量级优质企业上市交易,都意味着当事证券市场已经发展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并将因承接越来越多这样的巨无霸公司上市而实现更大发展。对于A股市场而言,这样的“大盘股效应”意义更为重大深远。

  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升级需要强大的资本市场,有理由期望,蚂蚁集团等巨型优质公司相继在境内上市,能够促进A股市场加快更上一层楼。

  其次,蚂蚁集团上市有望对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提供助力。毕竟,这家公司技术实力雄厚,技术服务是其超总收入6成的最主要收入来源,选择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也是希望凸显自身这一特点,此次IPO募集资金的最大用项也是创新和科技投入。

  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说法,认为中国领先于世界的各类电子商务企业仅仅是商业模式创新而不是科技创新,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且不提各类电子商务企业得以诞生、发展只能建立在强大IT科技基础之上,就是对于备受推崇的IT制造业,倘若没有各家用户的强大购买力支持,没有这些下游用户提出的应用要求,这些IT制造业也无从发展。

  根据国家统计局、科学技术部和财政部8月7日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2019年我国研究发展(R&D)经费投入总量22143.6亿元,比上年增加2465.7亿元,增长12.5%,增速比上年加快0.7个百分点,连续4年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企业研发经费达16921.8亿元,比上年增长11.1%,占全国研发经费比重达76.4%,对其增长的贡献达68.5%,作为研发投入主体的地位极为坚固。招股文件显示,蚂蚁集团此次募集资金用途的头号重点是创新和科技,占比高达40%,其余三块分别是助力数字经济升级、加强全球合作并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我们期望资本市场通过多条途径为我国科技发展提供强大推进力量。

  第三,蚂蚁集团以A+H模式本土上市,有利于减轻境外上市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和行为扭曲。

  外部投资者与企业内部人员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是证券市场天然存在的问题,而其他条件相同,境外上市企业的信息不对称天然高于境内上市企业,国外上市企业的信息不对称天然高于国内境外上市企业。在跨境上市进程中,发达国家和地区资本市场总体上比来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上市公司更强势,而且这种信息不对称对风险厌恶型投资者构成了一种潜在风险,这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价格扭曲通常是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上市公司不得不在境外资本市场付出风险贴水、即股价折扣的代价,由此导致其境外上市收益大打折扣,中小型企业克服此类信息不对称和股价折扣问题要付出的服务费等项成本相对于其融资收益的比例更高,难度更大。正因为如此,由于不满公司估值过低、企业收益与为之付出的服务费等成本不相称,大约10年前,泰富电气(HRBN.NASDAQ)、康鹏化学(CPC.NASDAQ)、大连傅氏(FSIN.NASDAQ)等一批境外上市中国企业就掀起了私有化退市的风潮。

  同时,境外上市进程中某些机构投资者取得了过于强大的影响力,以至于往往迫使企业为实现账面上的高增长而奉行高风险的激进扩张战略,典型如外资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常用的对赌策略。正是这种对赌策略,使得昔日的高成长企业太子奶蒙牛沦落。

  最后,境外上市本来就会给中国企业带来一些额外的政治性风险,如中国石油企业境外上市路演时遭遇境外NGO、机构投资者等狙击其苏丹业务。在当前的国际经济政治环境下,在美国一些极端势力的中美脱钩声浪中,这种政治性风险正在快速膨胀。明乎于此,我们可以更清楚地认识到大盘蓝筹公司加快境内上市、做大做强本土资本市场的重要性。




人才争夺战持续升级 购房补贴成招揽人才重要砝码

  华夏时报记者 陆肖肖 张蓓 北京报道

  9月中旬,郑州、合肥等多个城市发布了吸引人才的新政策,新政中高达数百万的购房补贴,引起了市场关注。近年来,全国有许多地区发布了人才引进政策,城市间抢人大战已经拉开了阵势,这些城市除了PK经济发展水平、能为人才提供的工作机会之外,购房补贴、人才公寓、租房保障也成了招徕人才的关键砝码。

  但由于各地发展水平不同,对人才吸引力明显不同,经济实力强、新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城市往往新增人口的“含金量”更高。就目前来看,具有竞争优势的城市,包括杭州、成都、西安、南宁、厦门、长沙、重庆等。

  多地发布人才购房补贴政策

  2020年9月15日,郑州市官方发布了《关于实施“黄河人才计划”加快建设人才强市的意见》,这是继2015年“1125聚才计划”、2017年“智汇郑州”人才工程之后,推出“3.0版”郑州人才新政。对于不同层次人才,郑州将实施分层分类、精准有效的人才激励政策。郑州市表示,只有解除人才的后顾之忧,才能让其安心创新创业,激发其创新活力。

  为使人才的住房有保障,郑州市对A、B类高层次人才,给予最高300万元、150万元的首次购房补贴或提供不超过200平米、150平米的免租住房;对C、D类高层次人才,给予最高100万元、50万元首次购房补贴;对符合条件的博士、硕士和“双一流”建设高校本科毕业生,分别给予10万元、5万元、2万元首次购房补贴。

  合肥则是近期将人才公寓落到实处,9月15日晚,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布公告称,合肥首个人才公寓――高新区擢秀园人才公寓正式开售,共有612套源,均价12559元/平米,而这个价格远低于市场平均价格水平。

  除了城市以外,部分城市中的片区也开始了人才抢夺战,意图用购房补贴招徕人才。9月11日,青岛市李沧区出台了新的人才安居购房补贴发放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人才购房补贴数额为实际购房金额的30%,二类人才最高可享受160万元,三类人才最高可享受100万元,四类人才最高可享受50万元。

  近期,沈阳市也出台了《沈阳市高校毕业生和高新技术企业人才首次购房补贴实施细则》,相关人才首次购房,并承诺在沈阳就业创业五年以上的,申请时毕业年限、首次购房时间均不超过五年的,可享受一次性购房补贴。补贴标准博士毕业生补贴6万元、硕士毕业生补贴3万元、本科毕业生和技师补贴1万元。

  为什么各地吸引人才的政策大多数都会和住房挂钩呢?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人才引进之后,这类人群将直接面对的是在这个城市的工作和生活,而住房则是影响其在这个城市能否稳定安居的重要因素。一方面部分城市会从租赁入手,给到一定的租赁补贴,或者配套一定的人才公寓来帮助人才顺利安家;另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的购房补贴大战也表明,补贴力度往往和城市自身的吸引力呈反比,即越是吸引力弱的城市补贴力度往往越大。

  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于国人来说,安居乐业是基本的生活理念,很多地区将人才引进和购房补贴结合在一起,是希望他们能够在乐业的基础之上,同样能够实现安居。以沈阳和青岛李沧区为例,青岛发展的核心区并不在李沧区,沈阳近些年来人口的外流比较严重,这些城市补贴购房是希望能够留住人才,提升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城市吸引力各不同

  各地都在抢人才,那么实际效果如何呢?

  克而瑞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二线城市率先出台“人才政策”抢占先机,近两年常住人口增长表现突出,如杭州、成都、西安等多个城市在近两年人口增量都在20万以上。不过,由于引人政策的实施效果最终还是取决于城市自身的经济产业发展等硬实力,二线城市之间新增人口的差异比较明显,经济实力强、新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城市往往新增人口的“含金量”更高。

  具体城市而言,近年来,毕业生除了流向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之外,二线城市中杭州、宁波是最受益的两个城市,此外,南宁、厦门、长沙和重庆引人能力也不容小觑,城市吸引力较强。

  对典型二线城市高收入(月薪1万元以上)工作机会数量和占比进行对比分析发现,杭州处于领先地位,36%的招聘职位月薪在万元以上,多数是与互联网有关的职位,这与杭州良好的经济和产业基础有极大关系;其次是南京,占比为32%;居于第三、四位的分别是乌鲁木齐和厦门,占比为29%、28%,但招聘职位数量较少,对高校毕业生吸引能力相对较弱;排在第5、6、7位的分别为苏州、宁波和武汉,占比均在26%以上,并且高收入职位机会也较多,吸引能力也相对较高。

  针对各地抛来的橄榄枝,人才选择用脚投票。郭毅分析,人才能否在一个城市留住,核心的问题还是在于这个城市有没有很好的产业发展基础,能否对这些人才的事业提供更有利的平台,仅仅是购房补贴的话,对于人才的吸引力并不是太大,如果原本这个区域的发展就有很好的产业和企业落地,那么再加上购房补贴的话,就能够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吸引力。

  张波也表示,对于一个城市的吸引力需要从四个维度来进行分析,综合考虑就业引力、人口引力、行业引力、安居引力四个方面。就业引力本身和城市的产业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人口引力一方面取决于落户政策,另一方面也和城市的公共基础建设和资源密不可分,行业引力则是体现在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布局,最终会在安居引力上得到房价的体现。对一个城市来说真正的核心引力是就业引力,换言之产城一体化、职住平衡的发展路径才是真正能吸引到人才,并能将人才长久留下来的重要因素。

  高校毕业生由于很快面临结婚、生子,加之薪资水平起点高、增速快,是潜在的购房人群。这么多的人才流动,是否会对房地产市场产生影响呢?

  张波分析,短期来看,过于激进的人才引进政策的确有可能拉动人口的快速流入,同步拉动楼市需求侧的数量不断提升,对于房价起到一定支持甚至是推动作用。但是需要看到,随着全国各大城市的人才政策都不断放松,人才政策本身的边际效应也在趋弱,吸引到人才的动力也会变得不再明显。因此从短期来看,人才政策的确会对房价波动形成影响,但长远来看,影响到房价的并不是人才政策,而是城市本身的基本面,城市本来的经济发展以及产业对于人才的匹配度。

  郭毅则表示,判断人才引进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力,还是要看区域产业发展的基础,以及对人才设定的标准和门槛。大多数城市的人才补贴,主要针对的还是特定人才,这些人的数量是相对有限的,在当地总体购房人群中的占比较低,所以说这部分引进的人才占到整体市场购房需求的比重是微乎其微的,并不会对城市的房价造成过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