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777X成功首飞 能否助波音摆脱阴霾
来源: 华夏时报    2020-01-27 07:59:08

 北京时间1月26日早上6点左右,一架身披波音蓝白相间原厂涂装,注册号为N779XW的777-9X双发客机轰鸣着降落在美国华盛顿州埃弗雷特波音机场的跑道上。

  因为正处在当地的雨季并且连日来一直阴雨天气,因此飞机降落时引擎开启反推扬起的水雾似乎在为这个全新机型的首次飞行成功开启了一瓶庆祝的香槟酒。

  波音公司当然有足够的理由为此庆祝,在推迟了近一年之后,这家正处在重重压力下的公司需要能够鼓舞人心的成就用来彰显自己正在回归正轨。但好事多磨,原定于1月23日举行的首飞因为天气原因推迟到24日,结果数千名波音员工冒着风雨在波音机场跑道边聚集已久,却看到已经滑出的新飞机迟迟未有动作,并最终宣布首飞再次推迟的消息。

  终于,在当地时间1月25日上午10点09分,这架飞行姿态下翼展超过70米的巨型客机在“低云、微风、偶有飘雨”的天气里拖着跑道的水雾拔地而起,并没有爬升太多高度开始向北飞行,按计划开始持续近4个小时的飞行。

  波音测试和评估部门777/777X总飞行师范·钱尼(Van Chaney)机长表示:“今天的试飞很有成效,777X飞行得很优美。感谢所有支持取得这一重大进展的团队。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次驾驶这架属于大家的飞机。”

  钱尼机长和波音总飞行师克里格·波本(Craig Bomben)组成的试飞机组执行了详细的试飞计划,以检验飞机的系统和结构,同时地面团队在西雅图对试飞数据进行了实时监控。

  作为四架777-9专用试飞飞机中的首架,WH001号机现在起将接受检测并在几天后恢复试飞。去年已经在埃弗雷特开始地面测试的试飞机队将在未来几个月中接受全面的地面和空中测试,以验证飞机设计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2011年9月,波音首次公布了其大兴双发远程宽体客机的新计划,被命名为777X系列,该系列有两种型号的衍生产品,分别为相比较航程更长但座位数较少的777-8X和座位数更多但航程稍短的777-9X。

  在2013年的迪拜航展上,777X成为一款明星产品,一共收获总价值超过950亿美元的订单,这也成为波音商用机有史以来所获得的最高订单价值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这批259架订单中有150架都是由阿联酋航空订购,该公司运营着一个庞大的远程宽体机队,航线目的地遍布全球,其超过三百架的机队主要由全球载客量最大的客机A380和最受欢迎的大型双发远程宽体客机777-300ER组成,不管对波音还是空客而言,阿联酋航空的成就使得他们各自研发的巨型客机市场价值有所体现。

  777X还获得了包括阿提哈德航空、国泰航空、卡塔尔航空、新加坡航空、汉莎航空、全日空航空以及英国航空的订单,目前总订单量达到340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客户中大多有曾经或者依然还在运营747系列机型的经历。

  按照计划,波音将在明年年中交付首架777X给阿联酋航空,新飞机将在投入巨资改造的埃弗雷特工厂中建造。

  虽然此机型是在波音广受欢迎的777系列和787系列为基础上研发而来,但按照波音方面的说法,777X采用先进气动设计、最新一代碳纤维复合材料机翼,同时在客舱设计上也采用了777和787系列具有的诸多优势。

  在波音方面看来,777X诸多的技术改进使其更接近与一款全新设计而非改造而来的机型。

  777X选用了通用电气研发制造的GE9X,发动机,这款发动机也是该公司有史以来制造的最大发动机,其风扇直径达到3.35米,推力超过10万磅,发动机装在一个碳纤维复合材料制造的短舱中挂吊于大翼下。波音此次并没有给其他引擎制造商参与到777X中的机会,而是选择通用电气作为独家供应商。

  25日首飞成功的777-9X机身长度达到76.7米,比目前世界上最长的民用机型747-8系列还要长,在典型两级客舱布局下,座位数量可以达到426个,最大航程超过13000公里。777-8X长度近70米,典型两级客舱布局座位数量可以达到384个,但最大航程超过16000公里,接近波音此前制造的“续航冠军”777-200LR。

  尽管777X在一般人看来在外形上很难与777-300ER甚至777系列中其他型号加以区分,但波音实际上在777X身上做出了诸多新尝试以提升性能和乘坐体验。比如碳纤维复合材料制造的大翼,以及首次将复合材料大翼与金属机身相结合。再就是为了有更好的适应性,777X设计了一个3.5米长的可以折叠的翼尖结构。在飞行中翼尖放平,降落后则折叠收起,这样可以使得翼展缩小7米,可以满足标准的机场停机位设计。

  在客舱设计中,777X融合了777和787梦想飞机的客舱设计的优点,并采用了可以带来未来飞行体验的创新。乘客将可以享受到宽敞而开阔的客舱、便于操作的大型头顶行李舱、每个座位都可以看到窗外风景的更大舷窗、更好的客舱压力高度和湿度,以及更低的噪声和更平稳的飞行。

  华盛顿州为了能够确保波音将777X生产线继续保留在埃弗雷特,对波音给予了优惠的税收政策,此举成为波音和空客长久以来就补贴是否符合世贸组织规定而进行的旷日持久官司中的一部分。而通用电气在发动机制造过程中又出现设计问题,去年年底还被曝出在压力测试中机身出现超出预期的损伤。而对波音来说,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去年3月计划将777X隆重推出前夕遭遇到737MAX的第二次坠机事故,并随即引发全球范围内停飞、调查直至暂时停产,不仅让波音在订单和交付上受到极大影响,同时还需要付出巨额的赔偿以应对事故调查和延迟交付。在此期间,包括波音集团和商用机部门主要负责人在内的一批高管相继离开公司,新的管理层对于恢复737MAX的生产和运营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同时还面临着如何修复受损的声誉以及公众信心的诸多问题。

  而超大型机市场前景走向如何也对777X未来的命运起到关键的作用,从空客决定停产A380、阿联酋航空选择将24架777X订单置换为座位更少的787-9机型,以及部分客户选择推迟接收777X等一系列反应都体现出市场对于这类大型客机越来越持谨慎态度,实际上总体看来波音和空客两家目前都并不发愁中型宽体客机的市场,但对于大型宽体客机的订单数量始终无法满意。

  但对于波音而言,在度过了难以回首的2019年之后,777X成功首飞的成功至少为新一年诸多高难度的工作开了个好头,如果这家百年历史的民机巨头能够将其在工程技术领域的口碑重构为公司的核心价值,那么其江湖地位仍将在在相当长时期内难以被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