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红杉、华映等头部机构纷纷看好养老行业 为什么要投?会投资哪些?答案都在这里了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09 14:08:37

     近期“银发经济”这个词在创投圈被提到的频率有点高。先是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在采访中表示,重点观察人群和需求的迭代,“要么是年轻人,要么是银发人群”;近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又在公开活动中表示,“比较关心养老这个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趋势”。

  有意思的是,之前在创投领域,养老绝对不是一个热门赛道。这个领域的玩家以重资产著称,对于基金有严格周期、资金量也没有那么大的普通机构来说,养老赛道或许并不适合踏足。也正因如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不同机构投资人都不约而同地表示,没有或很少看养老相关项目。即便是周逵本人,也表示还没有看到一个明显的机会,未来需要花更多时间来摸索。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个赛道为啥得到了众多投资人的青睐?在商业化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未来的机会究竟在何方?

  “银发经济”迎来爆发期?

  不管其他机构怎么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以下简称红杉中国)是在用实际行动表明对养老领域的看好。

  近日,红杉中国推出了《2019年中国城市养老消费洞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又被称为一份深度老龄化进程中的创业指南。在这份报告中,红杉中国指出,新中国前两次婴儿潮导致现今老年人群总数近2.5亿,消费高地正在形成,将催生一批新业态。而中国老龄化加速,50岁以上中老年人群的消费力将在未来10~20年迸发,养老产业细分领域将催生新业态、新产品与新服务。

  由此,上述报告提出,中国中东部的老龄化程度在过去10年迅速加深,这些地区对养老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需求有望在未来10~20年内迅速迸发,是创业者和行业从业者应该重点关注的地区。

  对此,季薇在采访中表示,华映把银发人群分成几类,一是初老人群,指50岁~65岁,刚刚退休、开始有孙辈的人群,相对来说比较有活力;二是65~70岁以上人群,更多就需要健康管理、社区服务。“我们目前更关注的是初老人群的需求。主要是基于人口结构的变化,未来到2050年左右,55岁~70岁之间会是整个中国人口占比最大的人群,所以他们的需求我们会认真地观察。银发人群的需求有三‘不’:不孤独,不生病、不掉队。这其中隐含了他们对于社交的要求、对于健康的要求。”

  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也指出,人口老龄化是中国社会少数几个具备确定性的结构性变化,已经在发生,而且会加速。这样重大的结构性变化必将对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因此非常有必要多维度、多层次、全方位地对此进行调查和研讨,从中寻找创新、创业和投资的机会。“我们认为,在未来5~10年里,新需求、新供给、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将推动我国‘银发经济’的蓬勃发展。”

  被激活的城市养老消费市场

  在这份报告里,养老产业被视为“一个供给没追上需求的市场”。

  那么问题来了:谁才是真正的需求方?

  事实上,老年人是这一市场的重要目标群体,年轻人自然也是,但他们的需求之间明显存在差异。红杉中国将养老产业分为六大板块,分别是:老年器械及医疗,老年生活用品,养老金融,家政、医护等专业服务,老年居住及养护,以及文化娱乐类。而在这其中,老年人的所需与所获存在代际鸿沟:体检、旅游和文化娱乐相关产品,是老年人自己购买排名前三的养老产品;而子女们更倾向于为父母置办保健品、老年生活用品和商业保险。

  图片来源:《2019年中国城市养老消费洞察报告》

  换句话来说,老年群体需要“精神类养老产品”,而子女似乎更关注“实体类养老产品”,两类群体在养老需求方面的感知存在明显差异。举个例子,在老年生活用品方面,子女是消费主力,而老人反而是消费盲区。而在选择养老机构和专业服务时,老年群体相对无感,决定权由子女掌控。

  不过这一现象也并非完全不能改善。例如在老年体检方面,父母与子女均视其为“必备品”;而在商业保险类养老产品的选择上,老人和子女也会呈现出一致性。

  总的说来,并非双方无法沟通,只是需求层面存在代际鸿沟,因为养老产业就是一个供给没追上需求的市场。需求方与购买方角色分离性明显,目标和需求分层是关键。

  商业化分几步走?

  尽管市场上有众多看好的声音,但一个客观事实是,传统PE、VC过往在这个领域远远算不上活跃。根据公开资料,2019年这个赛道的投资案例仅有十几起,整体投资金额也不算大。

  一位大型创投机构高管一语道破真相:“商业变现有难度,而且普遍投资太大,要具备保健品销售的能力。所以我们几乎不碰。”

  在养老产业商业化方面,红杉中国的报告提出了几点建议。

  首先,针对刚需类(购买意愿度高)养老产品和服务,可考虑根据老年群体参与决策程度、购买频次,进行产品划分(依赖型、实用型、潮流型、消极型)和后续商业化。

  其次,在需求方与购买方角色分离性明显时,目标和需求分层是关键。目标受众要与产品匹配、数据化赋能、个性化需求拆解、营销策略选择和聚焦付费者意愿与能力。

  第三,要对目标受众进行分层。

  第四,强化科技在养老产业的应用,聚焦在关键技术、智能设备、管理和创新类应用等三大方面。科技类产品,建议以服务上下游企业和机构为主导。

  总而言之,虽然暂时还没法列出详细的投资机会,但在这些市场和需求的碰撞中,其实蕴藏着丰富的机会。正如华映资本VP张倩鋆此前在采访时对每经记者表示的,中老年领域产业上半场更多的是在抢流量,借助流量红利抢夺中老年用户,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场。互联网获客的本质还是在于用户价值实现,下半场更多的考验在于对中老年用户的运营。“老年用户触网比重的提升,给银发经济带来了一个小拐点,各大VC纷纷开始关注这个方向。近期,中老年的文化娱乐、社交电商项目逐步变多。”

  至于爆发点将会在何时、哪个环节到来?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