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缩水1.65万亿 社融“腰斩”
来源: 新金融    2019-11-18 09:46:26

      10月份社融数据超预期回落,无论表内还是表外票据融资,均呈现萎缩状态。从增量结构上看,来自居民短贷、票据融资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同比回落较为明显,是最主要的拖累项。

  “季节”表示不背锅

  与9月份2.27亿元的社融规模相比,10月份少了1.65万亿元,72.77%的环比降幅让市场大跌眼镜。

  受此影响,数据公布当天的尾盘利率大幅下行,10年国开活跃券利率下降近4个BP,至3.7%关口。

  金融数据遭遇的尴尬与社融没两样。10月份新增信贷6613亿元,和9月份的1.69万亿相差甚远。不能否认,9月份的规模高增与季末冲量有关,而10月份作为传统信贷小月,数据回落的情况也是每年都要经历的。因为银行往往会在9月末集中释放贷款,一定程度上“透支”了10月的信贷需求,从而形成“季末上冲、季初下行”的季节性规律。

  但这最多也只是一个客观情况。眼下动辄万亿的差值,远不止季节性因素可以解释。况且,10月份5470亿元的信贷融资净增规模也创下2014年以来历次“10月”的最低值。

  “季末效应每年每季度都存在,银行的信贷投放指标总是在增长的(银行内部考核指标很可能是以上年同期为基础的),没有理由认为2019年3季度季末冲量效应单独来看就特别强,如果季末效益很重要,那么应该是一个在年内持续出现的现象。”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认为季末效应可能存在,但并非一个主因。

  那么导致这次社融和信贷超预期回落的主要因素是什么?从增量结构上看,来自居民短贷、票据融资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同比回落较为明显,是最主要的拖累项。

  专项债、票据大幅缩量

  先来看专项债。目前地方政府专项债今年计划额度已完成,10月份甚至负增长200亿,同比多减1067亿元。究其原因,主要是专项债提前发行的影响,即“同比错位”。对此,工商银行投资银行部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志鹏认为,今年与去年发行节奏不同,2018年政府专项债发行较晚,主要集中在下半年。而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专项债要提前发行,10月份之前专项债额度基本已发行完毕,故10月份专项债发行规模同比相对较低,拖累了社融增速。

  票据融资方面,10月份表内票据融资同比少增850亿元,绝对增量也创下年内新低,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同比多减600亿元。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认为,票据融资的疲软或受票据发行与到期结构影响,今年1月新增票据多数会在7月和10月到期,从而导致7月和10月的票据融资都相对偏弱。10月票据直贴和转贴利率都在走低,已经与融资成本倒挂。

  偏低的票据利率(当前票据利率出于历史低位)环境下,银行新增票据融资的动力不足,而在票据套利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企业开票量需求也较为低迷。此外,在表外融资方面,除了票据大幅缩量,不能忽视的还有信托贷款的负增长。随着信托通道业务监管加强,特别是用于房地产前段融资的信托成为重点监管领域,目前信托贷款呈现持续回落的态势,10月份信托贷款净减少-624亿元,较去年同比多减742亿元。其中,房地产类信托融资由9月份的-84亿元扩大至-130亿元。

  而从不同产品的发行规模上来看,申万宏源证券的统计显示,10月份投资在基础产业类、房地产类、工商企业类和金融类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均有所下降。其中,房地产类信托降幅最为明显,环比下降19%。

  网贷收紧影响凸显

  对10月份新增信贷形成负向拖累的一个重要因素还在于,居民短期贷款的大幅下降。数据显示,10月新增居民贷款4210亿,同比减少1426亿。企业贷款同比虽然也出现下降,但降幅仅241亿。而在居民贷款之中,短期贷款降幅较大。10月居民新增短期贷款同比下降1284亿,中长期贷款同比仅减少143亿。

  兴业研究认为,居民短期贷款减少可能与近期互联网贷款监管收紧有关。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从立足本地原则、增加资金用途管控要求、禁止与存在问题的科技企业合作和要求总行层面名单制准入四个方面提高了互联网贷款在商业银行操作层面的管理难度。该通知虽非全国层面发文,但可能具有很强的导向性。互联网贷款监管趋严可能对个人短期贷款形成冲击,使10月个人短期贷款明显下降。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10月份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570.27亿元,成交量环比下降18.23%。在地方政府加快网络借贷处置进度的背景下,先后有湖南、山东、重庆宣布辖内现有机构没有一家符合监管规定,退出市场成为网贷行业的“主流”。今年以来,停业的平台达到1200多家。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全国纳入系统监管的在线运营网贷平台共有427家,比去年末下降了59%,且已全部纳入监管范围内;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和出借人数分别较去年末下降49%和55%。

  至于后市,在经济下行压力未现明显缓解背景下,业界认为逆周期调节力度有望加码。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发力更应针对信用端。连平认为,在当前流动性压力并不十分显著,物价呈结构分化趋势,信用创造受信用需求制约,过度增加流动性供给,反而可能增加“资产荒”风险。降低企业负担、增加企业盈利预期、提升再投资意愿和融资需求等信用端的刺激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的边际效果可能优于单纯地偏松调节货币政策“变量”。当然,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适当地提升M2增速,压低货币市场资金利率水平,也有利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刺激银行信贷投放意愿,同时引导LPR利率进一步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