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正文
王永利:央行数字货币不是一种新的货币
来源: 财经网    2019-11-13 13:38:19

      财经网讯 “现在的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是一个新的货币,还是一种新的支付结算方式?至少我认为它是人民币,不是一种新的货币。”11月13日,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

  王永利表示,货币今天已经从商品的实物货品发展到金属货币,进一步发展到纸币,到今天发展到脱离实物的信用货币。

  谈及为什么货币一定会进入到信用货币,王永利认为,一方面,货币最本质的定位和核心的功能是价值尺度,作为价值尺度,最基本的要求是必须币值的相对稳定,货币需要从实物里退出来,回归它社会财富的本原;另一方面,货币必须从财富里脱离出来,完全成为这个财富的价值对应物或者表征物,它就是一个符号。

  信用货币是谁的信用呢?在他看来,信用货币是以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整体的社会财富作为支撑的,这个信用是国家的信用,如果货币还有锚的话,它是整个国家的财富作为支撑的,而不再是某一个机构,中央银行发布的权利由国家赋予。

  在王永利看来,货币只有两类,一类叫现金,一类叫非现金。所有非现金的必须靠账户支撑。网络加密币只能是一个网络平台或者社区的专用币,它可以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但必须坚持原币、原名、原账户进入的原则,进一步可以作为大宗商品做衍生品等等,但必须接受相应的监管。

  以下为王永利发言实录:

  大家好,从脸书发布了Libra之后,数字货币全球都很热,但是在中国更热。现在说数字货币的很多,什么是数字货币,这个最根本的问题首先要弄清楚。

  大家讲数字货币的时候至少有这么几种:第一,网络的内生加密币。第二,与某种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稳定币。比如USDT、GUSD。第三,与一篮子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的稳定币。第四,央行数字货币,或者叫法定数字货币。这几种都叫数字货币,但是它的本质是相差巨大的。

  数字货币的核心叫货币,他们都是货币吗?这个问题必须首先弄清楚,到底什么是货币?现在全世界都讲不清楚了,不光是老百姓讲不清楚,学院派讲不清楚,金融从业人员也讲不清楚。

  我说一点自己的看法,货币今天已经从商品的实物货品发展到金属货币,进一步发展到纸币,到今天发展到脱离实物的信用货币,为什么货币一定会进入到信用货币?信用货币的信用是谁的信用?信用货币下货币怎么投出来的?应该怎么管控?

  这些问题我们是不是清楚,时间关系我讲两个方面:第一,因何而来。货币在人类社会立法会的作用越来越大,但人们意识到,它最本质的定位和核心的功能是价值尺度,派生的是交换媒介、支付手段和价值储藏。作为价值尺度,最基本的要求是必须币值的相对稳定。

  怎么稳定?其实货币不一定是一个物,说黄金天然是货币,那是实物货币的时候才有这个概念。如果保持一个货币的币值相对稳定,理论上必须做到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跟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可以用法律保护的需要货币化的财富的规模对应起来。如果这个成立的话,货币必须从实物里退出来,回归它社会财富的本原,只能用货币标价。

  另外,货币必须从财富里脱离出来,完全成为这个财富的价值对应物或者表征物,它就是一个符号。今天我们再讲锚,锚定什么东西,锚定黄金,不可能。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它不是个实物,怎么投出来?还是需要央行去买货币储备物,比如买黄金,买美元。为什么呢?因为你是价值的符号,你价值是多少,要买一下告诉大家。比如现在一克黄金330或者360,换算出来一块钱值多少黄金或者美元。要用社会的负债把钱投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信用体系下全世界的负债率不断提高,今天我们说去杠杆,不让它负债那么高,根本不可能,违反货币的规律。

  第二,谁的信用?有人说是央行的信用,央行发的货币是央行的负债,真是这样吗?有人说是政府的信用或者财政的信用,真的是这样吗?信用货币是以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整体的社会财富作为支撑的,这个信用是国家的信用,如果货币还有锚的话,它是整个国家的财富作为支撑的,而不再是某一个机构,中央银行是国家赋予你发币的权力。这是我们今天理解信用货币必须掌握的一个问题。

  这时候就会发现今天的信用货币一定要跟国家主权和法律对应起来,所以才带来为什么信用货币一定是主权货币或者法定货币。

  一个国家的货币是不可以拿别的国家的财富跟你的货币去对应的,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很多结论,为什么好多货币是不行的?比如比特币到底能不能成为货币?比特币是比照黄金原理设计的,总量及每十分钟的供应量预先设定的,由去中心华的系统自动控制,完全是网络内生的加密数字货币。

  比特币缺乏法律社会保护的财富,币值很难稳定,所以它不是货币,只能作为一种虚拟资产。

  不是货币不代表它没有价值,就像黄金退出了货币舞台,不代表黄金就没有价值。但是虚拟货币的价值在哪里呢?一定是公链才稍有点价值,下载了一个开源的系统,但还是自己在那儿主控着,就更没有价值。

  网络加密币只能是一个网络平台或者社区的专用币,必须接受代币的监管,只能在指定的社区里使用,它可以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但必须坚持原币、原名、原账户进入的原则,进一步可以作为大宗商品做衍生品等等,但必须接受相应的监管。

  与法定货币挂钩的稳定币是难以取代法定货币。与多种货币比例挂钩的,像Libra的设计,它的本质一定是超主权货币,或者无国界货币,这就带来一系列的问题,这种货币缺乏足够的法律保护跟财富对应,如果它出来跟篮子货币同时运行,将形成一种竞争关系,如果它能够成为一个世界流通的货币,势必对篮子货币的国际地位构成冲击。首当其冲的不是弱国的货币,而是篮子货币,最重要的是美元。

  这一点我跟很多人的看法不一样,因为Libra出来以后,很多人的看法是这样的,我读一个非常具有典型的说法,从某种意义上Libra就是数字化美元,是典型的有美国人控制比美元更具垄断性的数字货币,通过压倒性的储备地位强化了美元在数字化时代的霸权。如果人民币不加入到Libra篮子货币,你很快可能在数字经济时代被淘汰掉了。

  这是现在很多人非常忧虑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这样吗?我认为恰恰不是。如果Libra能够成为一个世界货币,首先冲击的是美元,不是其他货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大家想想,SDK是什么东西?SDK在货币原理上,跟Libra没什么两样,为什么SDK只能成为特殊的政府间的储备资产,这是我们要看得清楚的。Libra如果出来,一定它篮子里的东西会退出,可能吗?

  央行数字货币,从2013年有些国家说要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的时候?我一直在问央行数字货币指的是什么?是像比特币一类的货币,还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如果法定数字货币化,我赞成,如果像比特币一样的,我坚决反对,因为比特币是去中心的,而央行数字货币一定是中心化的,这个逻辑上讲不通,是不可能的。

  法定货币的去现金化,数字化,不是今天就开始的,今天大量的支付不再是现金支付,而是记账清算,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

  整个现金在货币总量里的比重都非常低了,将现金存在银行就转化为存款,但作为货币,它依然是法定货币,依然享受同样的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银行的存款属于银行的负债,但不代表银行的存款货币也依赖银行的信用,不能把货币和存款等同,因此划分出央行货币、银行货币、私人货币。

  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作为货币,它们是同质的,现金、钱包、存款只是货币的表现形态,而不是货币的本身,货币表现形态和运行方式的变化都跟我们支付工具和结算方式的变化密切相关。

  现在央行说,他们准备发数字货币,是替代现金的数字货币,可以不跟账户挂钩。

  但我的概念是,货币只有两类,一类叫现金,一类叫非现金。所有非现金的必须靠账户支撑,没有账户支撑现金怎么入到手机里,谁来监督手机的余额是不是准,他转给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同时转给了很多人。

  没有数字货币的时候,我们曾经也有所谓离线的支付,但那是非常少的场景,极低的限额,而且赶紧调整账户。所有这些东西,都涉及到支付工具和支付的载体怎么做,这些东西应该发动全社会参与做测试,而不是现在局限在极少的机构里。所以,要问的一个问题是现在的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是一个新的货币,还是一种新的支付结算方式?至少我认为它是人民币,不是一种新的货币。

  最后的结论是,一定要把握本质,去伪存真,科学的发展数字货币。谢谢大家!

  《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2日-13日在北京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