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正文
奥本海默基金高级副总裁李山泉谈黑天鹅:全球流动性过大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已接近尽头
来源: 财经网    2019-11-13 10:08:06

  财经网讯“全球的流动性过大,推动到今天,我个人认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不能说走到尽头,已经走到了很难走的高度。” 11月1 2日,奥本海默基金高级副总裁李山泉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奥本海默基金高级副总裁李山泉

   谈及明年是否会出现黑天鹅事件,李山泉认为,在西方国家,美国也好,欧洲也好,利率基本上为零,甚至是负利率。而缩小宽松有没有上限,量化到什么程度,能够既刺激经济又不产生危机,这恐怕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李山泉表示,财政政策发展到今天,各个国家的财政赤字已经非常高,还有多大的余地继续发而不引起任何危机或不好的事件,这个恐怕都是值得关注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黑天鹅事件。

   他认为,黄金与其他资产的风向相反。由于影响黄金价格走势的因素非常多,对于金价的变化,李山泉表示不要定一个时机,很多人没办法找到低买高卖的黄金时机。

  或者应该配备多少黄金,李山泉得出5%-10%的范围。

  以下为李山泉量化实录:

   我已经25年负责奥本海默基金,从我自己的经验看,它跟资产配置有关,不是简单的看市场的上升下降或变化,我建议我的投资人进行投资的时候,5-10%放在一些最有潜力的。

   黄金和其他资产是不一样的,它们的风向是相反的,当有其他问题的时候黄金有可能会向上,所以我们很多人都会很担心所以才会购买这样的黄金,像这样的情况我会很担心,我不希望我的产品赚很多钱,如果我的产品利润很高,其他的产品可能深陷陷阱。

   从呢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大家真的想在黄金上做投资,你要把它作为资产的配置。为什么呢,因为黄金的变化挺大的,如果你想正确购买的话,今年涨了明年跌了,其实很难做一个纠正。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影响它的价格走势的因素是非常多的,不是单一因素,这对投资人指出是非常难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讲资产配置一定要去关注它,就像买保险一样,到底如何来操作,有很多具体的细节,你可以就买金条金块或相关的资产或其他已经配置的资产,或者买黄金ETF,或者是其他黄金类的金融产品,高杠杆的,这种产品可能有相反走向的三倍。

   如果金价下降,其他会增加,所以换句话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在这个领域投资,你可以买一些简单的产品,就是买金块,如果你想更多购买的话,还有其他的产品也可以符合你自己的投资组合的战略。

   总的而言,最近几年尤其从今年开始,黄金的金价又开始上升了,从全球来看大家都变得很担心,金融市场可能没有那么稳健,这就是金价为什么再次回升。

   最近几周好像黄金又走落,大家能看到非常清楚的证明,可能全球的金融问题没有那么严重,尤其是中美之间的关系可能得到了缓解,这也是为什么金价又开始下降了,因为大家在想是不是担心过虑了,这就是金价的转变。

   这种单一的出现在今年,明年也会有这种转变,应对金价的转变最好是忍受它,不要给它定一个时间,找到时机本身就很难,有些人赚了很多钱。我知道大家都喜欢去抓时机,低买高卖就赚了很多钱,但很多人没办法找到低买高卖的黄金时机。

   RobROSE:明年美国大选和全球经济的情况,美国在大选前后关于经济和贸易有很多怀疑的声音,你觉得明年全球的宏观经济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到底会衰退还是更好?你认为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某种的?

   李山泉:美国的大选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会影响未来全球的市场,不止是美国的市场。

  这里头有两个重要的点我想点一下,首先是先前总统现在的这种政策会不会因为弹劾案终止,有人说绝对弹劾不了,很难说,因为会挖出一系列的问题来,到底能挖出什么来不清楚,这是一个未知数。

   第二个未知数,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选举到底谁能胜选不知道,如果能够真能够胜选,他的政策能够继续延续,如果民主胜选的话,民主党几个候选人的政策已经非常清楚,对于全球的经济尤其是资本市场影响巨大,他现在提出的这些政策,就像这个麻省参议员当选的话已经很清楚,资本市场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他的征税要朝着大公司征税,他让大公司赋税。

   第二全民健保,谁来付这个钱的问题,他瞄准的是有钱人和大公司,而且要抑制主要药厂的价格,这些药厂也会往下掉。所以民主党如果胜选的话,这一轮对资本市场而言到底会减少的考验,不知道,而且他还提出一点,像美国这种大公司尤其是跨国大公司,你在海外想躲这个税他是绝对可以的,已经点了跨国大公司在海外,据称这国家税收比较低他就通过账户的运作放到这个国家,他想办法堵漏,如果这些国家想保护,他会跟那个国家算账,这对全球的经济对未来对毫无疑问会是一个很大的影响,至于他能不能胜选是另外的问题。对全球来说,全球的经济,美国的大选连着全世界,不止是美国,这就是我的看法。

   RobROSE:你认为是否有一些突然的或者突然会发生的意外情况出现,就是黑天鹅事件,你觉得有可能会出现的黑天鹅事件会是什么?

   李山泉:如果你能预测那就不能叫做黑天鹅,黑天鹅事件大部分是很难预测的,但是有几个苗头,我读了一些材料,一个是在政治上,像感染一样,从拉美开始,这个国家开始变得不安定,各种游行示威连续不断浮出水面,这个东西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在某些方面会造成危机,小的国家局部的问题不大,只要是往大的重要的国家发展,这个事情就很糟糕,这有可能是需要关注的点。

   再一个点是不能排除在某个点上或某个领域发生某些金融危机的可能,因为接着王沿刚才讲的,全球的流动性过大,推动到今天,我个人认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不能说走到尽头,已经走到了很难走的高度,某些货币政策,索引率这一个重要的手段基本上死掉了,尤其是在西方国家,美国也好欧洲也好,基本上为零了甚至是负利率,这个东西已经排除了不起作用了,就剩一个量化宽松,这个量化有没有上限,转换到什么程度,能够既刺激经济又不产生危机,这恐怕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包括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发展到今天,各个国家的财政赤字已经非常高,还有多大的余地继续发而不引起任何危机或不好的事件发生,这个恐怕都是值得关注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黑天鹅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