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证券要闻 > 正文

央行最新表态:债市改革开放再加速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9-08-13 10:43

  债市改革开放将持续推进。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昨日称将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稳妥发展金融衍生品等。

  潘功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中国2018年底的信用违约率为0.79%,比国际水平要低一半多,因此违约情况处于正常范畴。

  今年以来,相继推出的明确税收优惠、丰富风险对冲工具、引入外资评级等举措都为债市吸引外资奠定了基础。同时,随着违约逐步成为常态,6月推出的回购违约处置(匿名拍卖)有助于债市健康发展,上周交易所允许除非上市农商行外的银行进行现券交易则是监管统一的重大举措。

  同时,央行将进一步推动债市开放,完善各类配套制度。今年7月,债券通交易量达2010亿元,连续三个月创历史新高。潘功胜提及,近日推出的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中,很多措施都与债市直接相关,涉及信用评级、发行承销、投资便利等领域。他还称,中国经济的韧性和潜力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了坚实基础。

  “在全球降息潮下,中国国债现在的收益率高于其他多数国债(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近期一度跌破1.6%,同期中国国债仍接近3%),对外资有较强的吸引力,特别是长期配置的主权基金保险资金等。如果汇率能够形成稳定的预期,外资流入还会持续加速。”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信用分层、违约常态化

  据统计,2019年已有近100只债券违约,涉及债券的本金规模超700亿元,新增逾20家违约主体。

  东方金诚评级总监刚猛对记者表示,违约行业主要集中在竞争激烈、利润率低且波动较大的商贸、化工、食品加工、有色金属冶炼等行业及民营公用事业领域,且违约已经涉及房地产、城投、银行。不过,我国信用债总体违约率不算高,但投资级债券违约偏多。随着刚兑被打破,未来违约逐步成为常态。

  潘功胜也提及,5月包商银行出现信用危机被接管后,标志着正常的信用分层开始出现,同业刚性兑付被打破。在金融机构信用风险重新定价过程中,市场对个别经营不稳健的中小金融机构出现担忧和避险情绪,这是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正常反应。

  当时,结构化发行的“爆雷”成了公众焦点。某大型公募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此前中小银行融资出现断裂产生连锁反应(同业存单发行成功率大降),因此早前可以接受中低评级债券质押的中小银行不再融出资金,这也导致需要在债券存续期间通过质押不断滚动续作融资的结构化发行产品融资困难,AA城投债则是其中的主力,随着多家基金专户产品出现爆仓,加剧了信用分层状况。

  对此,6月18日,央行与证监会召集六家大行和业内部分头部券商开会,鼓励大行扩大向大型券商融资,支持大型券商扩大向中小非银机构融资,以维护同业业务的稳定,安抚市场情绪,打消部分金融机构的顾虑。

  同时,为了完善回购违约处置机制,6月17日上午,中央结算公司发布《中央结算公司担保品违约处置业务指引(试行)》。至7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已成功开展第四轮回购违约处置匿名拍卖。

  瑞银资管中国债券基金经理楼超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过去债券回购市场较少发生违约,且缺乏质权人单方面行使质权的操作指引,因此质权人(守约方)通过单方面申请进行违约处置及债券过户,面临一些操作上的障碍,而此次明确了违约处置的细则,这对未来市场健康发展是有利的。

  未来信用分层还将体现在银行间市场的债券质押率上。早前,市场对于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存在“刚兑信仰”,质押率基本为100%,但某大型公募基金债券投资经理对记者称,“未来资金融出机构将根据质押券不同的资质来进行打折融资(例如打六折后机构可以借到60%的资金),一旦出现融资方违约的情况,这也是对出资机构的一种保护。”

  债市改革“多箭齐发”

  除了上述进展,近期诸多债市改革措施正“多箭齐发”。

  潘功胜表示,对于结构化发行问题,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包括市场基础设施都在开展工作,要推动高收益债市场建设,壮大私募基金等高风险偏好投资人,提高债市的包容性,同时健全信用评级和风险定价机制,将隐性发行成本显性化,降低债市违约的道德风险。

  他还称,目前央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抓紧健全违约处置基本制度,配合最高人民法院研究明确违约债券涉及的法律问题。

  目前,评级体制的完善也在进程中。截至7月末,标普信评在华开展业务后的第二份评级报告出炉,主体为城商行泸州银行信用等级“BBB”。与其第一份评级报告(工银租赁)不同的是,标普信评和国内评级机构对工银租赁的评级皆为AAA,但在泸州银行上出现了分化,大公国际资信近期给出的跟踪评级为AA。

  不乏业内评级机构人士对记者提及,事实上评级本身评的是一个相对违约风险,标普信评对工银租赁和泸州银行的评级差了8个子级之多,说明企业之间信用风险的差别巨大。“国内的评级普遍集中在AA及以上,所以在这个区间内,不同机构的评级差别并不能充分展现出来。”在违约风险加大的背景下,买方机构也希望看到更为细分化的评级。

  此外,债市监管的统一(交易所和银行间)也初现迹象。上周,证监会联合银保监会、央行发布《关于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在前期试点基础上,扩大在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的银行范围,包括政策性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都可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现券的竞价交易。

  尽管机构认为,新规并未对银行放开回购市场,且只能参与竞价交易,不能参与习惯的匿名撮合或协商交易,因此新增资金可能有限,但此次新规更多的是在监管政策方面的统一,消除非上市银行直接参与交易所交易的制度障碍。

  债市开放加速

  债市开放也将是加速改革的重要推动力。

  近期,在汇率出现波动、外资净流出A股时,外资配置中国债市的热情仍然不减,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国债市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BBGA)等国际指数、收益率具有吸引力、利率中长期仍有下行空间等。而推动改革、完善债市制度则是持续吸引外资的基础。

  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将丰富债券市场金融工具和交易机制,满足境外投资者需求,包括扩大对境外机构的做市商群体,推出债券ETF指数型产品,全面放开回购交易,完善债券市场估值服务,稳妥发展金融衍生品,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等。

  其实,7月末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中,多条也与债市直接相关。例如,在推动信用评级对外开放方面,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开展评级业务,有利于满足国际投资者的多样化需求,也有利于促进中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改善。

  上述措施中还包括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参与几十万亿容量的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当前中国信用债市场的评级、定价尚不完善,刚兑尚未完全打破,鼓励外资机构进入承销领域,也可将国际上好的经验和方法引入,加速市场化改革。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CEO兼行长赖长庚对记者表示,当前外资行主要通过承销金融机构债券、联合承销熊猫债,或以银团形式来参与中国债市。未来,若能获得A类主承销牌照,将使外资行更加深度参与中国信用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