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假如让你和有钱人交换人生,愿意么?
来源: 记忆承载    2019-07-23 14:48:55

  有读者问了个问题,表达的比较散,我替她整理下。

  大概的意思是说,她的收入水平是中产阶级,她的价值观认为人生在于体验,比如出国留学、旅游、见识风土、极限运动、挑战自我。

  她对奢侈品,比如超跑之类并无兴趣。

  但她很好奇一个问题,就是别人眼里的世界,比如我见过的那些比她有钱的人,会是怎样的人生体验?

  这问题很有意思,因为问题里就体现出性格,你看她对钱的好奇心就可见一斑。

  人家都是对拥有财富感兴趣,她是对别人拥有财富的体验,感兴趣。

  说实话,我不是我见过的所有人肚子里的蛔虫,自然没法告诉你人家真实的感受。

  但我可以告诉你,那些有钱人,留给我的感觉。

  我这个感觉一句话就可以总结了。

  生命的体验,肯定和钱有关,但更大程度上,和你的性格,或者说和你的价值观的关系更大。

  我为什么说和钱有关呢,你看明代的散曲《十不足》,第一句是什么?
  终日奔忙只为饥。

  如果一个人每天从早忙到晚,也不得衣食周全,那很难有进一步的体验。

  说的直白点,你买张机票也要钱,你去办个签证,也要验资,这个验资就是看看你的财务状况。

  但假如没有这个问题,比如中产阶级,其实能决定你人生体验的,很大程度是你的性格。

  你看我们这位读者就不喜欢奢侈品,但有人喜欢。

  这就是不同的性格。

  你觉得去看看远方是一种快乐,别人觉得买个LV的包也是一种快乐。我们很难说这里面有什么对错,更大程度上,是性格不同。

  你注意我的界定。

  假如一个人是真喜欢LV的包,那就是快乐,假如她只是因为虚荣心,或者攀比的欲望,那多半是没活明白。

  你看马未都这人就是真喜欢古玩,博物馆都攒成了连锁,可见瘾头有多大。

  我不信马爷是为了炫耀,为了虚荣才迷恋收藏,也许有一丁点这个成份,但九成恐怕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曾经有一年,我和我们公司的常务副总出差去南边某个省,去见某个甲方的地市总经理。

  他职位不高,但业内传闻非常有钱,比他的领导的领导有钱多了。

  这话就不展开了,毕竟他还没进去。我相信成熟的读者都懂他是怎么有的钱。

  回来的路上,我俩就聊天,聊到的一个话题就是那老头快乐么?
  这种没营养的话题是争不出结论的,因为我俩都不是他。

  但我同事比我大五岁,阅历更深一些,他告诉我说,你不是他,你很难理解他。

  他为啥这么说呢,是因为你要了解人家的感觉,你得站在人家的角度思考。

  这位甲方的领导,有什么样的早年经历是人家的隐私,我不便去提。

  但人都是环境的产物,最终他的经历和环境导致他不得不变成今天的自己。

  我不知道我们的读者能否理解“不得不”三个字的含义。

  就像《人民的名义》里的祁同伟,你很难说,他的一生是自己主动追求的结果。

  很大程度上,他一路走来,充满了“不得不”。

  你让他一个心高气傲的优等生,甘心回老家种地么?
  他不是没有去过小山村,不是没有去过缉毒队,不是没有身中过三枪,但是,他不还是被梁璐压制,不得不呆在小山村么?
  所以,他所有的错误,有他自己的责任,也有梁璐的责任,还有梁璐父亲的责任。

  但更大的责任,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一切不合理的,会发生呢?
  我们的读者问我,有钱是不是很快乐。

  有钱当然很快乐,但你得连同有钱的过程一起考虑进去,那才是完整的体验,而不单单是个有钱的结果。

  我和我同事,都了解那位发迹的过程,所以我俩都没兴趣变成他。

  如果你把他的钱,白送给我,那我当然乐意笑纳,但如果代价是让我体验他体验过的人生,那还是算了,这钱您留着,我要不起。

  同一个月里,还是和我们常务副总,我俩北上,拜访了后来收购我们的某个集团的董事长。

  这位就更有钱,福布斯榜上有名,这里面其实很有趣。

  有钱人分两种,一种是上榜的,一种是“可以不上榜的”,呵呵。

  这位民企的董事长,人家私底下有点啥偏好,我就不知道了。但就留给我的印象,是好地位。

  比如他特别喜欢和高级别的领导混在一起,哪怕是跟进跟出。

  说明这位企业家,非常热衷权力,或者热衷靠近权力。

  这里固然有商务上的需求,也有内心深处的诉求。

  你会发现人本来就有两种,一种是很平淡的,一种是很想跻身上流社会的。

  后者的办公室里你会常常看到和各种大领导的合影,言谈间你也会发现他更喜欢提到昨晚和谁谁谁吃饭,昨晚和谁谁谁玩牌。

  这些细节都能告诉你,这个人非常热衷地位。

  你注意,这里面没有褒贬。

  我从不认为一个人爱钱,或者热衷地位,攀附权贵有什么值得批判的。

  你爱钱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没有违规。有证据,那就举报,没证据,那谁在其位,谁谋其政,该谁管,谁去管。

  你热衷地位,那纯粹是你的个人爱好,这就像有人热衷下了班,回家摊煎饼,难道还不许了不成。

  所以你看到了,我这人心态很open,并不是那种喜欢干涉别人隐私的人。

  如果上帝给个机会,让我去体验第二位的人生,我乐意么?
  显然还是不乐意。

  游走在政商之间,伺候领导,没那么容易。

  何况带着一个大团队,要给一群人做表率,下属上市公司,成天被一堆眼睛盯着。

  别的不说,单就他每年工作360天,每天工作到12点以后,为了保持团队的创业精神,都这身家了,出差还一律住如家。

  你可想而知,这生活得有多酸爽。

  如果你把他的公司卖了,折现,钱全打我银行卡上,那我是很乐意笑纳的。但他的人生,还是留给他自己吧,我并无兴趣。

  有钱的人很多,这二位都算富一代,其实富二代也有无数的烦恼。

  因为钱不是自己挣的,就没法说了算。处处被一代管制,甚至辱骂,没有自由,有乐趣么?
  就像康熙的太子胤礽说的那句话:古往今来,哪有四十多年的太子。

  这实际上是告诉你,做太子是很累的,没有权力,说了不算,还不得不成天在老爷子面前演戏。

  老爷子死的早,你就变成前面那二位,去处理一堆未必是自己喜欢的,也许还是个烂摊子。

  老爷子死的晚,那你仅有的人生里,大部分时间,都活的像个戏子。

  但我说的这一切,真的就是痛苦么?
  未必。

  痛苦还是欢乐,不仅仅和那件事相关,更大的程度,和什么人相关。

  你看到了,我是在以自己的视角看别人,当然是痛苦的。

  我不喜欢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但不等于别人也不喜欢。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你把我闷在水里,我会憋死,你把鱼拿到岸上,它也会憋死。

  人的性格是不同的,所以人的道路就是不同的。

  任何一个人能把一件事做大,我都不相信是不情不愿。

  我前面讲的那二位有钱人,肯定自己乐在其中,享受自己的人生。

  这就像我们都听说过某位大人·物·特别喜欢吃红烧肉的故事,但我小时候听这个故事,就很别扭。

  因为我打小特别讨厌肥肉,即使瘦肉沾着肥肉,剥掉肥的部分,剩下的,我仍然觉得很别扭。

  光看看就浑身哆嗦,如果咬进去,那种软软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就像吃了一只毛毛虫。

  如果你明白了这个红烧肉的比方,就会理解决定人生体验的,很大程度上是你的性格。

  爱吃的,会觉得没吃过红烧肉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不爱吃的,会觉得吃过红烧肉的人生是痛苦的。

  碰巧他二位做的那些事,都是我不感兴趣的,那我当然不乐意和人家交换人生。

  如果我们换个例子呢?
  比如巴菲特,假如和他交换人生,我很乐意呀,我不介意一生平淡的住在奥马哈,我也不介意花费一个甲子的时间去玩一个游戏。

  而换做上面那二位呢?
  未见得肯交换。

  因为他俩都是不甘寂寞的人,很难接受一个人交易一辈子的枯燥命运。

  你看到了,他们都比我有钱,可我并不乐意和他们交换人生。

  巴菲特比他俩加一块还有钱,他俩也不会愿意和巴菲特交换人生。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元素,人生体验就像元素之间的排列组合,无穷无尽。

  我是个挑食的人,但有的人是热衷美食的,比如高晓松。

  他每次聊猪脑,聊鹅肠,聊各种奇怪的食物,聊的口水直流,但他说一句,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一次。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人家的感觉是怎样的,其实和我们并无关系。

  他吃的津津有味,你不见得咽的下去。

  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追求自己喜欢的就好了,人生没有标准答案,人生只是一场DI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