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 > 正文
ETC最强风口之下 股份制银行为何集体“静悄悄”?
来源: 国际金融报    2019-07-22 14:51:30

  ETC,即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是一种国内外都在开发并推广的电子自动收费系统,旨在使车辆通过公路、大桥和隧道等处的收费站时,不需停车便能交费。

  ETC就像八月的天气,突然热了。

  银行、微信、支付宝四处“攻城略地”,朋友圈被彻底“攻陷”,甚至有人表示为了完成ETC指标,去买了辆车……A股市场上相关概念股更是一骑绝尘。

  近期,《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方采访后了解到,ETC营销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甚至有银行中后台人员加入营销战场,刷屏、蹲点、拉亲友……各种营销手段“一个都不能少”。

  然而,在国有大行卖力“摇旗呐喊”的同时,股份制银行却大多没有动作。这种“温度差”的背后究竟有何原因?

  ETC有多疯狂?

  加大折扣力度、摆摊蹲点、拉亲友……为了推销ETC产品,一些银行堪称“全员出动”。

  “不仅网点营销人员,我行即使是中后台人员也有营销任务。”某国有大型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该行根据所属部门不同,分配指标略有区别,但基本全行每个员工均被分配了ETC完成指标。“甚至正在休产假的非营销部门同事,也被分配了约20个任务,如完不成,统一按照每个50元罚款”。

  另一位国有银行支行客户经理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上级领导都特别重视ETC业务,而且完成率还与领导的KPI挂钩,该支行平均每天有500个任务指标,但最好的情况下每天也才完成300个。

  “大一些的分支机构指标还要更多,我们现在都要疯了,亲友基本问了个遍,朋友圈刷屏到没朋友,见到有车的都双眼泛光想去问问要不要办ETC。为了完成指标,员工还轮流出去外出营销,去企业摆摊、跑小区蹲点等。”上述支行客户经理称,即便是这样,要完成任务仍非常有难度。

  据民生证券测算,政策要求2019年底全国ETC用户数量突破1.8亿。但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底,国内ETC用户数仅约8367万,也就是说,还存在近1个亿的缺口。

  据相关媒体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行都领了ETC指标,最多的两家分别领了6000多万和5000万个设备。

  在政策红利之下,ETC概念股迎狂欢。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收盘,19只ETC概念股中,次新股博通集成从年初至今上涨272.3%;金溢科技万集科技更是在今年实现扭亏为盈,今年以来股价分别上涨202.53%、103.89%。

  7月9日,A股上市公司万集科技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半年度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40%至50%。其中,ETC业务收入增幅较大。报告期内,ETC电子标签销售总额增长超过一倍。

  另一家同样以ETC业务作为主营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金溢科技,也在近期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报的修正公告,修正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200万至4800万元,较4月时发布的800万至1300万元的盈利预期有大幅提升。

  股份行“静悄悄”

  ETC营销热度仍在持续,但意外的是,被称为“最强风口”的ETC似乎仅周旋于国有大行及如微信、支付宝等头部支付平台间,多数股份制银行及中小型银行“静悄悄”。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朋友圈“攻陷”战中,较少能够看到股份制银行人的身影。

  7月18日,记者对沪上多家股份制银行网点的采访中也了解到,如浦发、平安、兴业、中信、招商、民生等多家股份制银行均未在上海地区开展ETC业务。

  “我行确实没有开展ETC业务,后续是否会开展还没接到通知。”中信银行某支行网点客户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暂时还没有,后期会推,但这个月肯定上线不了。

  对于“冷暖”差异,某国有大型银行省行中层领导张杰(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ETC固然有开拓的价值,但银行现在均是在倒贴钱开拓。”

  张杰称,该行已将ETC营销升为战略高度。对于国有银行而言,是有责任及义务将政策落实并不计较利益得失的,但股份制银行还是要进行成本核算并决定推广与否。而小银行不推行ETC,一方面原因是他们不具备开发ETC相关产品的技术实力,例如,如何将ETC与信用卡、储蓄卡关联等都是需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ETC业务后期也需要较高的运营成本及维护费用,如果仅为了ETC产品动用更多的人力、物力,显然不太可能。

  “ETC用户数量有限并且可见,想要争夺必然需要付出更大的营销成本,例如,OBU设备的补贴、通行费折扣、各种增值优惠以及人力成本等。”苏宁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各机构会根据自身的需求及资源禀赋来制定计划,这也是为何各机构间优惠力度有所不同的原因。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一般在银行办理ETC的“福利”包括免费赠送ETC设备、100元至168元高速通行票或110元至150元加油票、通行费9折至95折(部分地区通行费有6折优惠,但有额度上限),整体估算下来,银行办理一台ETC至少要承担300元左右的费用。

  爆发另有深意

  对于ETC的爆发,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并不仅限于支持政策,其背后也隐含深意。

  “在汽车行业内,尽管有比ETC更好用的不停车收费技术,ETC只是实现了V2X(车对外界的信息交换)的应用之一,不过这些普遍不如ETC更具成熟及稳定性。”某头部车企战略咨询研究人士对《国际金融报》称,ETC的爆发不仅来源于政策的红利,它也是目前市场上高速通行收费的最佳选择。

  该研究人士认为,ETC时代的来临,也将使全国高速公路收费站面临改建,也能起到带动基建、刺激经济的作用。

  5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施方案》,方案要求进一步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加快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力争2019年底前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另据百度地图数据,截至目前,全国共计有24000多个收费站。换言之,即使按照每个收费站3个窗口改建,也将高达7.2万多,将面临一次大的整改。

  黄大智补充称,“在目前主流的高速通行支付方式中,ETC的技术优势和用户体验优势显而易见,而ETC这种不停车收费方式也与车辆节能减排、倡导低碳经济发展的理念不谋而合,此种转变也将能够带动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

  ETC这波浪潮还将持续多久?

  黄大智认为,ETC支付的市场想象空间是有限的,即国内的车辆保有量有限。按照政策部署,2019年底要实现1.8亿的ETC用户,剩余的空间已经有限。若年底稳步实现发展目标,ETC大战热度就会下降。

  从民生证券对市场规模的测算数据中也可见窥见一二。数据显示,在2019年至2021年,OBU市场空间分别为79亿元、31亿元及18亿元;ETC市场空间为101亿元、57亿元及21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