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生活 > 正文

盈路证券:市值腰斩的小米是否真的岌岌可危

   2019-07-22 10:44

  去年7月9日,带有独角兽光环的小米集团正式登陆香港主板,雷军率领一众高管在港交所敲锣上市,现场热闹非凡。小米股价虽未在上市首日取得亮眼表现,次日股价大涨13.1%,随后几日股价一路攀升,最高涨至22.2港元,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港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小米自去年7月9日上市,股价出现过一波上涨行情,并场下22.2港元的历史最高价。

  可随后小米股价一路下行,数据显示,小米在经历去年持续下跌后,今年继续下跌,年内跌幅约30%,特别是5月份以来,小米股价加速下行,4月份一个月时间累计下跌20.3%。以7月19日9.00港元的收盘价计算,与17港元的发行价相比,不足一年时间,小米股价跌幅高达47.06%,几乎腰斩。

  盈路证券分析师认为小米股价跌跌不休的直接原因是股份解禁洪峰的到来。根据港股规则,控股股东和基石投资者的股份在上市半年后,可以在不改变控股地位的情况下出售股份。小米解禁的限售股包括 7 家基石投资者、超过 50 家机构投资者和 4 位个人股东持有的股份,数量高达 63.1 亿股,占总股本的 26.85%。

  第一家迫不及待的是小米第四大股东、俄罗斯富豪掌舵的机构,它通过 " 转仓 " 方式将持股比例由 9.25% 减至 4.99%,减仓 5.94 亿股,股份价值 60 亿港元。几天后,又有一家机构投资者计划配售 2.31 亿股普通股,配售价介于 9.28 港元至 9.6 港元,价值 22.2 亿港元。

  盈路证券分析师认为这种操作在二级市场并不陌生。同样在港交所上市的美图也曾遇到过解禁导致的股价下跌,几乎所有美图的早期投资人都选择了减持,套现离场。在早之前的阿里巴巴、京东都曾在禁售期到期当天出现股价下滑。只是小米没有赶上好时候,加上全球股市的低迷,小米股价承受了更大的下行压力。

  多家机构的下调更是雪上加霜。美银美林、里昂、高盛、中金、摩根大通均下调小米股价,表明不看好小米的立场。

  美银美林直接给小米定了 " 跑输大市 " 的评级,目标价从 11 港元降至 9 港元;

  里昂将小米目标价从 19.5 港元下调至 14.97 港元;

  高盛从 24 港元降至 15.8 港元;

  中金宣布将小米的目标价下调 20.5% 至 13.5 港元;

  摩根大通更狠,目标价直接从 18 港元降低至 10.5 港元,腰斩 42%;

  只有花旗银行表示对小米的看好,维持 " 买入 " 评级。

  也许很多人不禁想问,小米是否真的岌岌可危?

  回看18年初小米转线下的过程,米家商店策略曾带来了初期的显著业绩,而由于雷军过分强调压缩毛利,回馈用户导致处于关键环节渠道商也收入受损。相比华为在线下商店给与经销商所给与的更大利润空间,也许正是小米这种对于合作方利益的限制,导致了其总体销量出现瓶颈。

  同时小米自身硬件基础匮乏,相比OVM缺乏强力后供应链后援。在此前提下,小米又对手机和PC旗舰产品做了大量高调铺垫推广,而是用体验上的落差,引发了部分用户粉转黑。随后,华为在美被禁事件所激发国人爱国情怀,又足足打出效果10分的软广。加之华为本身无论研发投入,高端员工配置、总体营收,均10倍于小米的体量,都几乎自然预示了其19年被华为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巨人按在地板上摩擦的现状。

  研究早期品牌定位,不难发现小米始终强调高性价比这一卖点,尽管该政策在智能机刚刚崛起后的几年帮助小米积累一批深度用户,但这一用户的属性也决定了他们对产品价格高度敏感。这是小米近年来始终难以作取舍的领域。即如果尝试高端路线,就面临风险快速丧失原有用户。而如果持续在中低端市场打消耗战,小米又会面临OPPO,VIVO,魅族3家联合“绞杀”。小米在18-19年所面临的困境就是,当管理层认为冲击高端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时,却同时遭遇手机市场萎缩以及华为高端机型(P20和Mate20)的冲击。

  在业务的战略层面,小米目前所仍旧具备的一大优势,是多线出击。为对抗低价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而专门分出红米来应对。同时“广撒网”,在智能家电领域的“开花结果”,效果依然显著,这一优势在19年也同样存在。而当下情况就是,华为目前尚未在智能家电市场形成优势,至于OVM之流,更不存在有额外资金可做市场开拓。因此小米仍有机会在此构筑护城河。得益于小米进军东南亚的策略,其目前国际业务收益显著。同时由于华为在欧洲多少仍面临一定业务“限制”,因此小米能够利用已有优势巩固当前国际市场地位。

  反观市场对其看淡的印象,似乎始终围绕股价表现,而非业绩经营。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小米上市初高估值定位给其后期走势带来一定压力。18年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是2010年的180倍,一度甚至出现“雷军寻求 2000 亿美元的估值,并受到了投行的认可”的新闻。

  然而估值不断攀升,除了势能给力,必须提到雷军所提出的“市梦率”概念,给资本不断的想象力。但正如前文述所,早期机构投资者方的连续套现动作,正式对“市梦率”,毕竟资本从来不谈情怀。正如某句戏言,“捧得起多高,自然就踩得扁你”。

  但时至今日,是否小米依旧如此“高估”?

  以其市盈率来看会发现,截至2019年7月19日,小米动态市盈率8.028,这个数据低于港股互联网公司平均30倍左右的市盈率,甚至也低于港股硬件高科技公司的19倍左右的市盈率。

  而营收层面,尽管18年小米整体销量不及预期,但旗舰机型的出货量仍旧处于增长。据19年第一季财报显示,小米集团一季度总收入43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7.2%;经调整,利润为2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2.4%,营收利润双增,均超出市场预期。

  也许香港的国际资金认为小米的互联网定位,目前还没有真正助其形成很好业务,而前期线下端的大量投资所带来成本负担会以更为缓慢的方式体现后期财报。

  我们同样应该自问,作为国产中少有的佼佼者,如果市场竞争激烈到小米都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那么更为艰难的OVM又怎样应对。或者反过来想,国产出现华为一家独大的概率又有多大呢?

  关于盈路:

  盈路证券是新西兰金融注册服务商,注册编号FSP476086,于2016年4月28日正式上线,目前已服务百万用户。盈路证券支持融资打新,支持日内免息融资,且出入金无需境外银行卡。交易方面支持港股、美股、ETF、窝轮、牛熊证等多样化投资形式。安全性方面,盈路证券与全球领先的美国上市券商IB(盈透证券——美国著名互联网低成本券商,上市代码IBKR)属于深度绑定战略合作,出入金必须同名账户才能完成,确保用户资金安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