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资讯 > 正文

摩拜80后创始人套现15亿后,又辞去重要职务!对手ofo也出大事

来源: 中国基金报    2019-06-14 11:49

  共享单车近期又有大事!ofo中国运营公司法人代表被法院限制出境,另一方面,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近期不再担任摩拜旗下部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ofo法定代表人陈正江被限制出境

  6月1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公开执行信息显示,ofo运营主体之一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正江被法院限制出境,申请执行人为仵金科。


  限制出境信息指出,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出境。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据企查查显示,仵金科曾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纠纷权,分别于去年8月13日和12月17日两次起诉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具体裁判文书并无显示。


  公开资料还显示,企查查还显示,陈正江2014年底加入ofo,现任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公司前五号员工,一直担任重要职务,目前是ofo中国区业务主要负责人之一。由于ofo的经营困难,陈正江此前已经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早在2018年10月,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戴威变更为陈正江。而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正是共享单车品牌ofo的运营主体。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ofo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的信息多达146条,涉及北京、上海、天津、西安、厦门、南京等地区法院,数额从数万元到数亿元不等。曾1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截至目前全部未履行。此外,公司涉及法律诉讼418条,历史行政处罚19条。

  胡玮炜又卸任子公司重要职务
  在退出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近6个月后,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又退出两家“摩拜系”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6月11日,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拜(北京)”)全资子公司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胡玮炜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由李洋接任。监事由刘禹变更为高杰。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仍为mobike (HongKong)Limited。


  天眼查数据还显示,6月10日,胡玮炜卸任摩拜(北京)全资子公司武汉摩拜共享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均由李洋接任。


  据公开报道显示,李洋为美团点评高级总监,担任美团打车旗下公司上海路团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法定代表人。

  根据公开信息,胡玮炜于2015年1月成立摩拜单车。2018年4月,摩拜单车被美团点评全资收购,随后胡玮炜出任摩拜CEO,并任命刘禹为摩拜总裁。2018年11月,美团点评CEO王兴成摩拜大股东,胡玮炜等摩拜创始团队退出,12月23日,胡玮炜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

  ofo公司及戴威去年收“限制消费令”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去年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今年4月,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申请人”而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这意味着有人申请ofo破产,但是还没进入程序,没有什么法律效力。

  


  4月4日,ofo方面回应,经确认,事件起因是一位ofo用户到法院申请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破产,目前此案还在核查阶段。ofo小黄车已就相关事宜与法院进行了沟通。ofo方面表示, ofo小黄车在各个城市还在正常运营,有持续的投入和管理。“我们对暂时拖欠用户押金表示诚挚的歉意,并一直在积极寻求为用户退押金的方法, ofo会坚持负责到底。”

  据上海凤凰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ofo偿还了上海凤凰3574.62万元的欠款,但目前仍有4600余万未归还。

  黑猫投诉:ofo小黄车充值后退款无门
  6月11日,有消费者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投诉ofo公司,退款无门,电话不接,余额退款永远打不通客服热线,永远占线,人工在线客服永远排队,明显恶意圈钱,一毛都不想留给你”。


  6月12日,该消费者向黑猫投诉平台再次反映:“光见投诉,反应呢?依旧打不通电话啊”。 另一位消费者则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6月10日急需使用单车,充值125元,结果车损坏了,锁打不开没有使用成功,想要退款,联系客服电话从来没有接通过,挂机客服4个多小时永远都是前面还有50个排队的等候。换了很多时间段,任何时间都没有客服。如果该公司已破产倒闭,为什么还能充值成功,既然能充值,为什么无法退款。而且完全没有客服对接的”。


  值得一提的是,交通运输部官网5月16日披露消息显示,日前,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管理办法》明确要求,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交通运输新业态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用户押金归用户所有,运营企业不得挪用。此外,运营企业在扣除押金前,要及时告知用户。汽车分时租赁、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押金最长退款周期分别不超过15个工作日、2个工作日。

  申请退押金人数已经上升至1500万
  在用户方面,目前向ofo申请退押金人数已经上升至1500万人。基金君的一位同事目前排在第719万之后。


  据了解,ofo小黄车2015年6月启动以来,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覆盖最广、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

  在2017年3月底,ofo小黄车正式登陆贵阳,将覆盖全市打造“最美一公里”。此后,在贵阳各个区域,市民们均能看到小黄车的身影。

  然而,好景不长,在2018年,小黄车与摩拜先后被爆出企业遇到了危机。先是在年中的时候,ofo被曝取消了海外拓展部,高层也经历了一波动荡。之后更是曝出了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一时间,许多用户都纷纷要求小黄车退还押金。

  为此,在2018年12月18日,ofo宣布改变退押金规则,由之前的15日内退款改为按照在线申请退押金的顺序进行退款。截至18日晚21时,ofo排队退押用户数突破1000万。

  消息爆出后,纷纷引起了各省份用户退押金的热潮。于是,有的等一个月,有的等三个月,甚至等了半年的,但是,至今为止,几乎有大部分用户均未能退倒押金。“难道小黄车真的‘黄’了?”用户们纷纷质疑道。

  而最近,都市新闻记者走访贵阳各区域发现,之前随处可见的“小黄车”现在已经难觅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