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股票资讯 > 正文

唐德影视花样割韭菜简史

来源: 斑马消费    2019-05-31 10:10

  范冰冰清仓唐德影视股票,让久不露面的艺人和与之绑定的影视上市公司,再度霸占财经版头条。

  到底是人走茶凉,还是分手快乐,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受旗下主要艺人影响,唐德影视已是“四面楚歌”。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3.72亿元,同比下降68.52%,净利润-9.27亿元,同比下降581.55%,主要亏损来自范冰冰和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又名《赢天下》或《大秦女首富》)。

  截至目前,唐德影视负债25.56亿元,资产负债率89.62%,其中短期借款3.16亿元,预收款近5个亿,各种经营性的应付款接近7个亿,而公司2019年1季度末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7674.26万元。

  大厦将倾之时,减持套现的不只是范冰冰。旗下艺人、创始高管、投资人,争相减持,实控人吴宏亮多番出手增持,亦无法止住股价的下跌趋势。唐德影视市值从最高峰的150亿元,到现在仅30亿元,缩水80%。

  范冰冰清仓唐德影视

  诞生伊始,唐德影视(300426.SZ)就是一家和艺人紧紧绑定的上市公司。

  公司在2014年披露的IPO招股书中披露,公司引进知名编剧盛和煜、齐星、余飞、柳桦,知名导演霍建起、滕文骥,知名演员范冰冰、赵薇、张丰毅、巍子等作为公司直接或间接股东,并与其签署了四年或四年以上的战略合作协议或演艺经纪代理协议。

  其中,范冰冰为公司第十大股东,持有公司上市前2.15%的股份;赵薇紧随其后,持股1.95%;张丰毅、霍建起、盛和煜分别直接持股0.95%、0.75%、0.25%。

  除了赵薇直接持股,赵薇的哥哥赵健,持有唐德影视上市前10.67%的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仅次于实际控制人吴宏亮。

  另一部分签约编剧、签约导演、签约艺人则合伙成立了北京鼎石睿智投资咨询中心(简称“鼎石睿智”),持有公司上市前1.65%的股份。

  唐德影视监事付波兰持有鼎石睿智49.31%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执行事务合伙人,巍子、齐星、余飞、滕文骥等也通过鼎石睿智持有公司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11年的鼎石睿智,股东曾发生过多次变更。演员罗晋、阎娜,导演智磊,在唐德影视上市前先后退出股东名单,这算是提前解除绑定吗?

  唐德影视2015年2月上市后,范冰冰持有公司1.61%的股份,公司市值最高达150亿元时,这部分股票价值2.42亿元。

  2018年3月20日解除限售后,直到2019年1季度,范冰冰才开始减持唐德影视,1季度末就已经退出前十大股东行列。近日,范冰冰工作室对外宣称:已于近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将所持唐德影视股份全部转让给第三方。

  “可能缺钱”的范冰冰,一次性套现四五千万元。

  2017年10月10日,唐德影视对外公告称,二股东赵健(持有公司8.01%的股份)因婚姻关系解除,将其所持的1921.32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4.81%)分割给妻子陈蓉。

  彼时媒体报道的焦点是,离婚可能是为了方便减持。

  随后,赵健和陈蓉开启了减持大计:2018年,赵健减持120.05万股,陈蓉减持479.95万股;2019年5月上中旬,陈蓉再度减持359.97万股,套现2170.59万元。

  2015年9月,编剧余飞退出鼎石睿智股东行列,最早完成变相减持。其他绑定艺人是否已减持套现,无从得知。

  实控人质押比例99.99%

  中国影视业绝大部分头部人才,都来自中影。唐德影视是最典型的例子。

  唐德影视创始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吴宏亮,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制片专业,在中影系统工作多年,历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制片经理、中影集团电视节目制作中心主任助理等职,2006年创立唐德影视。

  虽然唐德影视注册在浙江横店,但办公地点在北京海淀花园路,公司租下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一个院子办公,这里离吴宏亮毕业的北京电影学院和他的前单位北影厂,走路几分钟。

  唐德影视的创始班底,清一色中影系:当时的董事、副总经理李钊,曾任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日本处处长;副总王大庆,北京电影制片厂制片主任;副总张哲,北京电影制片厂厂长秘书;副总杨智杰,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美术设计专业毕业;副总李民,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制片专业毕业……

  其中,李钊、王大庆、张哲直接持有公司上市前股份的8.16%、2.51%、2.51%,分别为公司的第4大股东和第7大股东。

  其他高管及核心人员,则通过北京鼎石源泉投资咨询中心(简称“鼎石源泉”)间接持有公司上市前2.30%的股份。鼎石源泉股东包括副总杨智杰等,执行事务合伙人王婷婷,目前为唐德影视证券事务代表。

  唐德影视上市后,不仅吴宏亮实现“财富自由”,高管团队同样身价暴增。

  2017年开始,唐德影视出现“人事大地震”,核心高管李钊、王大庆、张哲“任期届满,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离任后仍在公司担任除董监高外的其他职务”。

  2018年3月的限售期一到,上述3位就开启了凶猛的减持。

  王大庆和张哲都持有公司1.88%的股份,不到一个季度就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之中。

  2018年12月,当时的二股东李钊,通过大宗交易减持600万股公司股票,套现4148.94万元。目前李钊退居第3大股东,持有的股票价值超过1.33亿元。

  通过鼎石源泉间接持有唐德影视股份的杨智杰,2015年公司上市后即离职,其基金份额也随之转让。

  唐德影视实控人吴宏亮并未减持公司股份,还数次在二级市场增持。不过,吴宏亮名下股票几乎全部质押,成为本次唐德影视年报问询函中的关注重点:截至2019年1季度末,吴宏亮持有公司股票15185.42万股,持股比例36.69%,质押15183.88万股,质押比例为99.99%。

  3家机构抄底

  唐德影视上市前,分别引入了北京睿石成长创业投资中心(简称“睿石成长”)、北京翔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翔乐科技”)、刘朝晨3家外部投资者。

  刘朝晨2010年参与唐德影视增资,持有公司上市前3.86%的股份;睿石成长和翔乐科技2011年参与增资,分别持有公司上市前9%和3.90%的股份。

  作为公司当时的第3大股东,睿石成长向唐德影视派出了一名监事。另外,当时公司的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李兰天,曾任北京睿石成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

  睿石成长的主要出资人任奇峰家族,早年在宁波做塑胶生意,后来涉足投资业务,投资的企业包括一品红美诺华、格兰博等。

  刘朝晨为知名投资人,此前曾任职于信中利,担任董事、副总经理,其投资项目包括品尚汇、强视传媒、九次方、艾瑞咨询、蔚来汽车等。

  2016年3月股票解禁,翔乐科技率先减持,按照当时的价格,即便只有44万股,仍然可以套现约3000万元。

  此后数年,多次减持套现累计过亿后,翔乐科技仍然持有公司1.53%的股份,位列第9大股东。

  刘朝晨2016年2季度开始减持,直到2017年3季度开始退出公司前十大股东行列,获利颇丰毫无疑问。

  2018年年中,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睿石成长终于坐不住了,6月-12月减持1070万股,套现过亿。截至2019年1季度末,睿石成长持有的1629.99万股公司股票,悉数质押。

  早期投资人减持套现的同时,多家机构“抄底”唐德影视。

  2018年2季度,太易控股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几番增持之后,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6年唐德影视拟定增收购范冰冰的爱美神折戟之后,太易控股接盘,收购其30%的股份。不过,2019年1月,太易控股原路退回范冰冰公司股权。

  2019年初,北京日报社旗下京报长安资产、中信建投旗下元达信资本、金汇金投资集团旗下鼎璟投资3家机构分别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受让唐德影视1.79%、1.45%、0.83%的股份。

  不仅如此,京报长安资产和鼎璟投资还计划拿出1亿元和唐德影视投资影视剧,元达信资本认购了公司2019年发行的公司债3150万元。

  这也许是唐德影视崩溃业绩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