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资讯 > 正文

三种市场"反抗"

来源: 北京商报    2019-04-18 15:49

  韩哲

  一场大火,让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变成了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后者那句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仿佛过去一周的主题曲。

  这一周,是体面人、老实人和普通人sing的一周,是程序员对996的抗议,是女车主对奔驰的“撒泼”,是媒体人对视觉中国的反击,是一场大卫对歌利亚式的反抗。

  这一周,“强者”狼狈不堪,“弱者”扬眉吐气,哪怕只是皮相的胜利。

  996在交锋中一边倒,就连“德高望重”的马云也被群嘲。时代变了,996不再是企业精英能够自圆其说的话术套路和自鸣得意的拼搏精神,而是年轻人对老一辈企业家透支、榨干人力的厌恶。这是价值观的冲突,不仅体现在互联网的“码农”,也体现在制造业的二代农民工。

  经济增长的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结果就是,人们的“奋斗”精神从极致回归常态。个体更加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工作不是目的,也不是全部。高强度的工作节奏,没日没夜的加班,至少在企业文化层面,已很难笼络年轻世代,只有利益维系下的表面文章。

  马云重新定义了加班,刘强东重新定义了兄弟,而年轻人试图定义工作:拼搏可以,拼命不行。

  女车主单挑奔驰和经销商并完胜,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就在于天下苦“维权”久矣。一个中产知识分子,面对消费侵权,只能诉诸于“撒泼”这样的私力救济方式,豁出隐私求关注,吃瓜群众心有戚戚,同仇敌忾。

  女车主与奔驰最终和解了,但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不闹不解决的“按闹分配”印象更加深入人心,这对文明和法治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消费者,欲当上帝,先要上吊。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劲头,维权仍是小概率事件。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这位女车主一样控场,让吃瓜群众路转粉。

  个体面对有着强大组织力和动员力的企业时,法律救济应该是优先选择,而非最后选择。然而,每个人都是理性人。当诉讼维权时间漫长收益有限,当企业在行业规范和政策法律“游说”中占据强势和强硬地位,个体要么选择吃哑巴亏,要么选择当“刁民”。市场随之劣化,店大欺客,花式侵权,久而久之,遂成陋规。

  连续三个跌停之后,视觉中国在4月17日扭转了颓势,一举涨停。资本市场用脚投票,无可厚非。但视觉中国的羽毛已经散落一地,再也不能在道德高地上趾高气扬了。

  这家公司承受了媒体猛烈的口诛笔伐,盖因维权这个商业模式走得太远,反而异化成为版权流氓,变得人憎鬼厌,有理也变没理。一个维权的公司,最后被维权,其中滋味,只有尼采说得最透彻,“跟恶龙纠缠太久,自身亦变成恶龙”。

  过去一周,视觉中国、996和奔驰女车主牢牢占据头条,你方唱罢我登场,不知“强者”是否听到“弱者”的呼声?它不是惰性,不是炒作,不是泄愤,是属于个体的市场权利。当听到马蹄声的时候,你要首先想到是马,而不是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