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资讯 > 正文

关于财富传承,你不可不知的N种工具

来源: 搜狐    2019-04-04 16:07

传承需求逐渐显现

改革开放的发展培养了中国第一批高净值人群。当年他们凭借着胆识与勤奋,积累了丰硕的家庭财富,培育出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优秀企业。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测算:未来五年,年龄超过50岁,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在3000万以上的超高净值家庭将增长至22万户。随着创富一代年龄上升,中国企业逐渐进入交接期,家族财富及企业的传承成为他们不可忽视的议题。

对于这些高净值家庭而言,家族企业是其创富的根基,也是家族财富传承的核心所在。

创富一代们通常是白手起家,克服重重困难打拼下家业。而富二代们含着金汤匙出生,一方面他们享受着父辈提供的优渥生活及丰富资源,相对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基层岗位的历练,可能无法一下子承担起经营管理市值几百亿的企业的重任;

另一方面,他们通常都接受了良好的西方教育,但与父辈思想脱节,甚至存在价值取向冲突,多将目光放在TMT等新兴行业,不愿从事传统行业。根据工银私人银行调研数据,在只育有一名子女的高净值家庭中,63%的子女缺乏接班的意愿,56%的子女缺乏接班的能力。

古语有云:“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对大多数创富一代而言,除了为家族成员的生活提供保障这一家族传承的首要目标,其传承需求也正呈现多元化、复杂化的趋势,更加关注家族的责任、精神、文化及价值的传承。

N种你不得不知的财富传承工具

面对迫在眉睫的传承需求,高净值人士需要充分考虑各种传承工具的利弊,挑选出能最大程度满足其多元化需求的方式。

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家族传承工具包括遗嘱、保险、家族信托和基金会等。

▎遗嘱

遗嘱继承是最为人们所熟知的继承方式。遗嘱人生前可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通过设立遗嘱的方式,将其所拥有的全部或部分财产和事物指定由一人或多人继承。遗嘱人去世后,遗嘱立即发生法律效力。

遗嘱继承明显的优势之一是遗嘱的订立相对简单。其次,家庭财富往往有许多种,被继承人可以对各种形式的财产做出安排,从而体现其意志,同时避免因为未立遗嘱而导致其去世后遗产无从查找。

但遗嘱也有诸多局限性,举个例子。

2007年龚如心病逝,按其2002年定下的遗嘱,华懋慈善基金(以下简称“华懋基金”)为千亿财产的继承者。然而数日后,龚如心风水师陈振聪称龚如心在2006年重新立了遗嘱,指定其为唯一继承人。华懋基金和陈振聪均表示持有遗嘱,两份遗嘱大相径庭,一场巨额遗产争夺战揭开了序幕。

由此可见,遗嘱订立虽然简单,但却容易出现漏洞,例如案例中的伪造遗嘱。更有甚者,遗嘱人在订立遗嘱时可能受到他人威胁,导致遗嘱不能反映其真实意愿,家庭财富流入他人手中。

因此,遗嘱继承都需要经历繁琐的继承权公证程序,短则9个月,长则达数年。如出现多份遗嘱或无法取得所有继承人的一致同意,则易导致继承受阻

此外,遗嘱继承的财富管理效果不佳。它只是从表面解决了财富的分配问题,却无法保证家族财富能进一步得到良好的管理,遗嘱继承也无法实现资产隔离,公司资金与家族资金仍然混为一体,为企业的持续经营带来风险。

最后,遗嘱必须公开,对遗嘱人的隐私毫无保护力度。

▎人寿保单

人寿保单也是高净值人士在财富传承时所使用的标配工具。此类保单一般具有较强的投资属性,并且可以实现避税、避债的功能,使得保险赔付金得以顺利传承给下一代。此外,与遗嘱不同,通过保险进行财富传承无需将被保人的信息公开,可以有效地保障客户的隐私。

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去世后,缴纳了100多亿的遗产税,创下史上最高遗产税记录。而台湾首富蔡万林,身前财产约2564亿新台币,按台湾现行遗产税率50%,蔡家后人应缴纳遗产税约500亿新台币。但实际上只缴了1亿多新台币。因为蔡万林早就为自己购买了巨额的人寿保险,以达到规避遗产税、合理安排和转移财产的目的。

不过保单传承也面临与遗嘱传承相同的问题,即财富管理效果不佳。被保人身故后,受益人一般会一次性收到大笔赔付金,而该笔资金如何进行进一步的管理并不在这种传承安排的范围内。尤其是当受益人年龄尚小,缺乏管理大笔资金的知识与能力时,家庭资产还可能面临被挥霍、缩水的困境。

此外,保单传承还有流动性差、保单变现速度慢等挑战。

▎家族信托

经过在国内五年的发展,家族信托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高度关注和需要的财富传承制度。

简单来说,家族信托是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所有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其他特定的目的,对信托资产进行管理或处置。

虽然家族信托在大陆的发展历程只有五年,但在香港已是多位明星及富豪的传家利器。李嘉诚借助家族信托妥善地安排了两个儿子之间的遗产分配。沈殿霞在生前也设立信托,以帮助二十出头的女儿打理庞大的资产。梅艳芳更是将约一亿港元的资产交给信托公司,并指定每月支取固定费用作为其母亲的生活费。

家族信托如此受富豪们的青睐,它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首先,人寿保单及基金会所具有的资产隔离功能,家族信托一样可以实现。通过将个人资产转移至家族信托,创富一代们可以有效地将企业经营风险和家族资产隔离开。同时可以消除家族成员之间因婚姻变动、继承等问题对企业和家族资产造成的影响。

在家族财富传承与管理方面,家族信托不仅实现了家族财富的代际转移,还可以进一步为财富的保值增值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家族财富放入家族信托后,不是简单地投资一套资产组合,而是可以聘请专业投资管理人,以合理的资产配置来管理信托资产,并提供持续且长久的跟踪服务。

当然,除了财富的传承,家族信托还有一双“隐形的手”。家族信托可以按照设立人的意志,对受益人的行为加以规范和约束,一来避免了后代挥霍无度,使家族资产缩水,二来鼓励家族成员遵守家族的价值观,携手发展,保证每一位后代都事业有成、生活富足。即使设立人身故以后,家族的精神与价值观也可以得到传承与延续。

家族信托甚至可以通过合理的传承规划,培养有意愿接手家族企业的子女的能力,为家族企业的传承保驾护航,为基业长青奠定牢固的基础。

除此之外,家族信托的避税功能、保密性等也是其在众多工具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不过,家族信托作为一种理想传承工具,其维护成本高于遗嘱及人寿保单。并且家族信托在国内尚处于发展初期,信托财产登记制度、配套法律制度等方面还有待完善。因此高净值人士需要未雨绸缪,积极了解并尽早筹划家族信托相关安排,并依赖专业机构及其提出的专业意见,更好地应对家族财富传承过程中面临的不确定性问题。

目前市场上的家族信托产品还分为境外信托及境内信托。对于资产在境内的高净值人士而言,设立境内信托更容易。但在全球化资产配置的背景下,大多数高净值人士都拥有海外资产,那么境外家族信托就更加合适。并且,从受益人指定的灵活度、信托资产范围、税务筹划等多个方面而言,境外信托都比境内信托更加具有优势。

具体而言,在受益人选择方面,境内信托主要指定有身份的亲属为受益人,而境外信托可指定任何人或机构为受益人,甚至可以指定未出生的婴儿为受益人,可见境外信托在受益人指定方面十分灵活。境外信托可纳入的资产种类也比境内信托多,包括可以纳入保单,以保险金信托的形式进行传承。当然,随着境内信托法的完善,境内家族信托的市场也在崛起,各大机构及客户都在积极学习。

▎家族基金会

另外一种越来越被超高净值人士接受的财富传承方式便是家族基金会。家族基金会在西方已有上百年的历史,顾名思义是由个人或家庭出资,是独立于任何企业的正规慈善组织,有自行设立的董事会和工作团队,有明确的宗旨、目标和规划,面向社会提供服务。

历史上看,基金会与信托几乎于同一时期产生于欧洲,其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支持教会的慈善事业,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家庭和子女受益。

国内投资者最耳熟能详的应该是洛克菲勒家族基金会。100年来,洛克菲勒家族在教育、医学、公共卫生、社会福利、自然生态保护、文化艺术、经济发展和国际谅解领域做了无数贡献。

此外,宜家集团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也设立了一家基金会,并通过该基金持有宜家集团的股权,从而使基金会成为独立于英格瓦·坎普拉德的法人机构,并且不会因为创始人离世而成为可分配的遗产,避免家庭成员争分家产。

在国内,从2004年蒙牛创始人牛根生建立了被认定为中国第一个家族基金会以来,中国的富豪们也纷纷设立基金会,其中包括马云、王健林、曹德旺等等。

通过设立基金会,高净值家庭可以实现家族财富的保护与隔离。例如通过使用基金会持有家族企业股权,实现企业经营权及所有权的分离。基金会可自行或聘请他人来担任基金会管理人,实现财富的增值。此外,通过参与慈善事业,基金会有助于在传承财富的同时,也将家族的精神与价值观代代相传。

然而,对于多数高净值客户而言,使用基金会进行家族财富的传承也面临不少障碍。

首先,基金会需要安排执行团队,基金会设立人不得担任唯一的执行人,而中国客户却很难找到信得过的角色来帮他们运作基金会。而且基金会对家族财富的要求很高,其运作极其专业,维护费用不菲,因此其在现实中的实用程度不大。目前主要是一些顶级富豪的传承选择。

其次,基金会的财产所有权及收益权均属于基金会,并非为受益人利益而持有财产,而大多数中国高净值人士在家族传承中的主要诉求还是为家族成员的生活提供保障。

最后,基金会需要依法进行注册或登记,这背离了高净值人士隐私保护的需求。

家族传承进行时

随着国内创富一代年龄上升,家族传承成为摆在其面前的迫切问题。家族传承到底传什么、运用何种工具进行传承是他们更加值得深思的问题。

相信对大多数以创办企业发家致富的高净值人士而言,除了将家族财富传递给后代,家族企业是否能够长青、家族精神是否得以永续也日益成为他们的关注点。然而现实却是代际矛盾与隔阂加深,子女继承家族企业的意愿与能力降低。

为了解决高净值人士的困境,市场上涌现了多种传承工具、家族办公室及第三方服务机构。当然各种传承安排各有利弊,国内高净值家庭应该根据其具体需求,对各种工具加以合理运用。必要时,还可以将各种工具相结合,相互取长补短,发挥各自最大的价值。

无论选择哪一种方式进行传承,创富一代们都应该未雨绸缪、精心规划,确保其家庭财富能够平稳过渡、其意志能够传承,得以持续、彻底地贯彻执行,实现成功的家族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