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生活 > 正文

《都挺好》告诉你穷养和富养的区别

来源: 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    2019-03-13 10:56

  我们有好几个读者问我,《都挺好》这部热播的电视剧里,你对那几个人,怎么看。

  这部剧我也只是太太看的时候,旁听了几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是那几个主角,而是以前司马懿的扮演者,就是倪大红这个老戏骨。

  倪大红演的这个父亲的角色我感觉完全盖住了其它几个演员的戏。

  当然也与他很奇葩的行为息息相关。比如他前半生被太太压制的很狠,一点钱都不给他花,长期的缺钱又特别的压抑,等他太太去世,他也退休后,对钱有一种特别的热衷。

  比如他很作,成天折腾几个子女,一会儿要去美国,一会儿要吃这个,穿那个。

  他迷上彩票,又迷上理财产品,储蓄被骗的一干二净。

  应该说电视剧里透出很多认知上的分歧,比如老二花了父母很多钱,回头都被倪大红,这个老爹把他从小到大,花父母的钱记账式的记了下来,甚至连小时候买了个糖葫芦多少钱,都给他记了。

  老二媳妇呢,挺有志气的,琢磨着还父母的钱。因为父母的钱是三个子女的,她不想沾人家老大老三的光。

  这也说的过去。

  但我觉得这个想法,其实没啥价值。

  道理很简单,他们两口子,在过去的岁月里花了爸妈大概二十万,你在未来的岁月里还给他二十万。这有意义么?

  其实没有的。

  钱的价值和时间是绑定的。

  比如你去年欠巴菲特一万块,今年,你就欠一万三了,五年后呢?你欠3万七了,十年后,你欠十三万八了。

  我讲这个话是有道理的。比如当年老二他妈为了省钱,不让老三读清华,而让她去读师范。

  也许他妈也就省了两万块,但是,你觉得,这个损失是两万块么?

  其实不是的。

  假如当年老三读了清华,也许这当年的两万块,今天是两千万,两个亿,你不知道的。

  因为这笔帐本来就没法算。

  你可以看到,对于同一个事情,不同的人,看法的差异是非常大的。

  我和我太太关于倪大红适不适合做投资,讨论过一次,我们的结论是一致的。

  我太太感慨,她小时候,就是因为“穷养”,所以长大了不适合投资。

  我们所谓的穷养,不见得是家里没钱,很大程度上是上一代人自己的消费观念以及对下一代的消费观念的影响。

  比如我岳丈家一直很节俭,那对孩子也节俭,就是不给零用钱。这就是我太太说的,所谓的穷养。

  我说电视剧里的倪大红不适合做投资,是有理由的。因为他演的那个角色被太太压迫久了,一辈子没摸过钱,把一文钱看得跟月亮那么大。

  赚了点钱就兴奋的不要不要的,马上准备全部身家砸进去,没中彩票就极其沮丧。

  其实这些心态,都不适合做投资。

  我们说,做投资,最好的心态是什么?

  是你爱赚钱,但你对钱无感。

  无感的意思就是不care。

  多了,少了,你不会把它换算成某种消费,不会换算成你得到了什么,你失去了什么。

  这也就是巴菲特说的那句话,你要能睡得着。

  相对于我太太,我小时候,属于被“富养”的。

  虽然我们俩同岁,我们出生的那个时代其实整个时代都没钱。

  所谓的富养,并不是有钱,无非体现在态度上而已。用今天流行的话讲就叫月光。

  我小学的时候,80年代,大部分有零花钱的同学也就是一天一毛钱左右。这是正常的,因为老师的月薪大约是70块。

  如果你按照比例推测,今天老师月薪一万块,那1/700,就是15块。符合一个小学生一天零用钱的标准。

  但当时,我的零用钱,一周大约是7块钱,是标准的10倍。这算成今天,相当于一个小学生每天的零用钱是150块。

  零用钱多许多是正常的,因为当时我祖母退休后被返聘,也就是拿着退休金又回到工作岗位上继续工作,拿工资。她就一个孙子,我零用钱很多就很正常。

  那作为孩子,就不太可能产生对钱很强烈的执念,因为供应远大于需求。这个供给面的多余一直持续到中学时代结束。

  因为我一直拿双份,我妈会给,我祖母给的比她多的多。以至于很多时候小学老师会很诧异这个孩子的花费,以为我的钱来路不正。

  我念大学的时候,二十年前,一个月的花费也远超同学。我父亲问过教授,我那个年代,一个学生一个月用500是属于多的。他按照每个月1000来给。一次性给了一学期,但实际上,我17天就花光了。

  而且问不出花哪儿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兜里到底有多少钱,一百块钱买个东西该找回来多少钱,完全没概念。

  这就是无感的另一面,副作用很明显。

  事实上为了管控,他变成每个月给我1000,实际上我也只能用20天,后面就问同学借,在一个没有信用卡的年代里,实际上也一样能形成类似今天的同学之间消费贷的局面。

  我们说一个人到底对钱有感还是无感,其实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你自己到底是不是月光或者寅吃卯粮;另一个,是你的父母,祖父母的消费观念。

  事实上,我妈还好点。我父亲,祖父母,曾祖父,越往上,反而花钱越没有量入为出。

  我曾祖父的父亲在旧社会曾经是大商人,曾祖本人就是吸鸦片,赌博把家产败光的。

  我祖父年轻的时候身边还有很多丫鬟,他不会知道钱这东西不容易赚,因为他没见过挣钱,他见的只有花钱。

  仔卖爷田,都不心疼的。实际上,从他的父亲也就是曾祖父开始,都属于仔,卖的都是前人赚的钱。

  所以我打小看着祖父母就是非常大方的,其实他们没钱,也没有什么特别赚钱的渠道或者积蓄。

  就是一种在旧社会形成的消费惯性,没有被改变。

  如果历史很刻薄,比如像余华的《活着》,里面那个主角就是在旧社会里赌博败光家产后,进入新时代遭遇了很多凄惨。

  但历史待我们家并不刻薄。从曾祖败光家产后,我们家的人都进了体制内,我祖父一杯茶,一张报纸,也就打发了一辈子。

  我小时候常去他办公室,很不错,那个年代里,办公室有冰箱。喝喝茶,看看报纸,并没有什么事要做,也不存在什么危机。

  说白了,这是运气,运气没有让你遭遇到悲剧,破产后时代变了,又有个铁饭碗给到你,你也就这么月光式的度过了后半生。

  但历史不见得永远给到你运气。

  比如,假如我并不是恰好念的热门专业,从事的高薪职业,而且很快工作外的收入就覆盖了主要收入。

  那从小养成的习惯,就会在今天爆发财务危机。

  十三年前,我就呆过电视剧里的那个城市,苏州。那时候我们工作的地方,房价才4000一平米,今天是4万。那时候一个老师的月薪只有1500,我们刚毕业,算上园区对硕士的补贴,一个月赚接近8000。

  但实际上呢?后来我算过,那段日子里,储蓄也不到1/4。

  我工作十几年算过总账,我的行业,我的职业的收入,长期以来肯定一直都是所在城市的月平均收入的很多倍。但基本上,这么多年的职业所得,都被花的一干二净,没有结余。

  说白了,如果不是因为工资收入不是主要收入来源,我人到中年,应该是没有储蓄。

  你要知道,这是一个高薪行业的人的财务状况。

  这肯定不是好事。

  你要说钱花哪儿去了,其实很多都是不必要的。比如我在淘宝上,很早之前就是第一批APASS会员。

  所谓的APASS,淘宝的邀请函里说的是特别的待遇给特别的你,他们不仅仅看消费量,更大程度上是看中了你的唯一。

  但这些,都是忽悠你的广告词。我在阿里的朋友明白告诉我,就是根据消费额来的。说白了,是你特能剁手。每一万个人里面,你最能剁手。就这意思。

  所以,很多事情,我们去回顾,你说穷养是对的?富养是对的?

  答案是不知道的。

  你不给孩子钱花,从小教育他节制自己的欲望,一定能够在量入为出这件事上形成正面的效果。

  但是,当这孩子有钱花的时候,他也可能不合理的节制,过度的节制。而且,会影响他投资的胆量,因为他把钱看得很重。

  你看到了,正面和负面的效果都会有。

  同样,如果你自己就是月光式的,你教孩子也是月光式的,这就是所谓的富养。这孩子从小感受不到钱有多重要,也从长辈们身上看不到谁有节俭的习惯,那他内心深处就会不care。

  不care的坏处是很明显的。坐吃山空嘛,假如这孩子所在的领域与市场不紧密,比如是个写纯文学的作家,或者一个诗人,或者一个非流行领域的音乐家。那很容易出财务危机的。

  你要知道莫扎特这么牛逼的神童,还真是穷死的。这不可笑,甭管你多大才华,只要和当时的时代结合的不紧密,那还真的不容易变现。

  但不care的好处也是明显的,就是你胆子大。你胆子大到底能不能成为一个正面的因素,是取决于很多因素的。

  假如这些因素统统不具备,那你这个所谓的好处,可能立马就变成了坏处。

  这才是我对所谓的穷养还是富养的本质看法。

  任何选择,都是好坏掺半的。

  没有什么你选择了A就绝对好,A or B,都是有所取舍,而且,这个取舍到底对不对,很多时候,都得过了很多年之后,你才能知道。

  我们过去的几十年里,恰好是经济飞速发展,货币飞速扩张的几十年。

  最傻的就是把钱存了起来,因为货币在过去几十年里贬值了99%。而你把钱在那个年代花光了,无论是开阔了眼界,享受了生活,还是提高了见识,搁在今天看,都是非常明智的。

  否则,你存起来,就等于完全错失了这趟经济快车,还吃了很多不必要的苦,也没有换来幸福的未来和晚年。

  但是,你注意,这背后的本质是运气。

  假如是在日本呢?还是过去的几十年里,你做出同样的激进消费,激进投资的选择,那恐怕结局是堪忧的。

  所以,大部分事情,你事后看,运气都是主要因素,不见得是你当时多么高明或者有预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