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资讯 > 正文

爱康CEO炮轰体检内幕背后:有机构随便开报告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2018-12-07 14:12

  丑闻一经曝光,体检行业一石激起千层浪。数百亿级别的市场背后,体检行业的内幕到底是怎么样的?张黎刚所说 “一些同行抽了血做都不做,把血倒掉了,直接给结果”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做法?

  12月2日,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民营体检中心爱康集团董事长兼CEO张黎刚爆料称,“一些同行通过护士假冒医生做超声”、 “一些同行抽了血做都不做,把血倒掉了,直接给结果”。

  丑闻一经曝光,体检行业一石激起千层浪。数百亿级别的市场背后,体检行业的内幕到底是怎么样的?张黎刚所说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做法?

  《财经天下》周刊走访发现,对于体检行业是否存在造假等问题,各方说法不一,但体检行业巨大的利润空间,确实为体检造假提供了温床。

  血液弄丢只能随便给结果
  针对张黎刚曝光的“血液报告造假”、“医生被顶岗”问题,北京两所公立医院的血液检验人员向《财经天下》周刊予以否定。不过他们表示,民营体检中心良莠不齐,出现这些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

  12月5日,几位民营体检中心的医护人员向《财经天下》周刊承认,他们所就职的机构,相关问题的确存在。

  “有时候血液弄丢了或者弄混了,没办法就只能随便给一个单据”;
  “一起共事的同事,有很多根本都不是医护专业的,学建筑的学理工的学什么的都有,有的销售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就和客户瞎忽悠高价的体检项目,但是这些项目本身可能不具备检测出会不会得癌症之类疾病的效果。”

  “有一个统一的文档里都是体检结果,偶尔高峰期工作量太大了,我们就看哪个差不多就往里填,不一定数据和人是对的上的”。

  不过一位曾在某民营体检中心实习过的护士表示,据她观察,肯定没有不检测就打报告的行为,可能检测技术差,检测准确度差,但一定会检测。她还补充道,医护人员“都戴了手套,比较规范”。

  西南某医科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表示,不愿意花费高昂价格购买相关体检设备是部分民营体检中心造假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重要原因在于,民营体检中心的医护人员在专业性和技术能力上普遍存在较大风险性,部分医师甚至可能并不具备行医资格,他们既对体检流程不尽熟悉,也对体检结果无法完全正确解读。而普通医生冒名顶替专家的情况更是屡屡发生。

  当《财经天下》周刊追问“不购买专业设备不害怕被查处?不担心体检者知晓?”时,该教授表示不方便透露。

  该校医学生还普遍反映,他们对于民营医院的认知十分复杂。尽管不少医学生认为,部分民营医院专业水平达标、医护人员技术能力合格,但学生们几乎很少将进入民营医院就业作为首要求职目标。对于自己会带家人去哪类医院体检的问题,绝大多数学生们更是表示,更正规、更严格的公立医院,自然是当仁不让的首要选择。

  《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走访了一些公立医院,一位正在体检的消费者表示,自己之所以不去民营医院体检,是因为“一般有点资历的医生还都是在公立医院服务吧,中国的好医生还是多在公立医院吧,毕竟公立医院患者多案例多,熟能生巧?”。

  张黎刚的演讲也玄机暗藏,他坦言,“为什么可以混得过去,因为真正的癌症比例只有千分之三”,这意味着相对较低的发病率,可以为“抽血不做”等假体检行为,提供某种庇护。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假体检”都能够侥幸逃脱体检者视线。

  早前,知名民营体检中心美年大健康就曾被内部人士曝出,“一位体检时报告显示无病的顾客,4天后在医院查出癌症晚期并全身扩散,化疗放疗都已不能做”。不过事后,美年大健康曾表示,该患者在美年大健康所做的体检项目中,并不包含能查出癌症的项目。

  爱康集团也引火烧身,社交平台上,有关爱康集团“多次搞丢血液标本”、“体检结果前后不一”、“没检测某项目却有结果”等负面评论也甚嚣尘上。

  利润高监管难度大
  对体检机构来说,假体检所带来的最大好处便在于利润方面。

  12月5日,《财经天下》周刊获悉,今年夏天,某第三方检测平台曾出现过相关人员“中饱私囊”的情况。

  据悉,该第三方检测平台相关工作人员,一方面接受医院方面血液检测项目安排,一方面蒙骗该第三方检测平台未接收这笔项目。最后凭借假造的化验单,相关员工成功将体检者缴纳的费用,悉数收入自己口袋。尽管该第三方检测平台管理层已追究相关员工法律责任,但这无疑将第三方检测平台和医院之中的灰色地带,送入大众视野。

  据相关员工透露,一次血液检测的价格,因检测项目不同,差异非常大。公立医院最基本的血常规检验,平均价格约为15元,但第三方检测机构最“高端”的血液检测,报价则可以达到5000元。其中的差价与信息不透明,便让第三方检测机构有了赚取利润的空间。

  有知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某项针对孕妇的体检项目,按常规收费标准,体检者通过医院为该类检测平均缴费1500元/次,其中,医院消耗的人力成本大约为100-150元,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技术成本约为900—1000元。这意味着,第三方机构每做一次类似检测,大约可以获得400—500元的利润。

  而如果采取“假检测”的方式,则意味着平均每次900-1000元的技术成本费用被节省;单次检测利润可瞬间翻倍。

  另据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的观点称,有些检测为了摊薄成本,需要凑齐一定数量进行“集体检测”,如果标本量不够,实施检测就可能“入不敷出”。

  而且,对于假体检,目前的处罚并不算得上是严厉。根据2009年原卫生部颁布的《健康体检管理暂行规定》:对于出具虚假体检结果的行为,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警告,对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处以1000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责任人员由所在单位或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如果按照前述孕妇的体检利润来看,即使被处以最高1000元的罚款,只要一次假检测,就可以将罚款金额全部赚回来。

  早前曾有行业人士对腾讯《棱镜》透露,体检结果造假的问题“监管难度很大”,让监管机构监督每一项检查的想法“根本不现实”,行政成本过于高昂。